Category Archives: 其他

元祖 wchu.com

這是 wchu.com 成立前寄存在紐約巿立大學伺服器的網頁,也是 chufamily 家庭網站最早的網頁版本。網頁底稿早已遺失,這是從 Internet Archive 資料庫中找出來的版本,網站大部分的圖片及網頁功能仍然能夠運作。在手記《擺脫了黑古勒突的年代》則簡略說了當時的創作既念:

舊網站源用黑色設計,可追溯到九六年初設網頁的時候,當時流行的設計較為簡單,大多以 Default 的白底為主。有見及此,韋信起用黑色設計,與人「不一樣」的感覺。如今時下網頁設計不再以白色為主,韋信樂於反撲歸真,以白底黑字設計。至於黑白的偏好, 一來是個人喜愛,二來則是方便為插圖配底色。

說起來,這也是我唯一採用過 frame 設計的個人網站,而事實證明 frame 設計有其問題,後來漸漸被網民捨棄。各位仍然可到 Internet Archive 重溫網頁,或到 wchu.com 的備份瀏覽

oldwchu2

44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聖誕・聖誕?

也許是年終將近,HBO 收費電影台正不斷重播阿諾舒華辛力加的舊作《The End of Days》。故事講述每逢公元一千年撒旦便會出來毀滅世界云云,電影於 1999 年尾上畫,趕及在 2000 年話題上分一杯羹。故事靈感來自《若望默示錄》(或譯作《啟示錄》)第二十章,有人解釋為基督降世一千年後,世界便會完結。然而公元一千年世界還建在,傳說便往後推至第二個千年,但 2000 年又過去了,大家還是馬照跑、舞照跳。撇除宗教上的解釋,假如公元 2000 年被視為耶穌誕生後的第二千年的話,恐怕那一派的教士都算錯數了。

先說年份,公元 525 年,羅馬教廷決定要以耶穌出生年為公元年。那時候關於耶穌的記載頗多,但關於耶穌誕生的篇幅卻少,只有《瑪竇福音》(或譯作《馬太福音》)及《路加福音》分別兩章經文記載。羅馬教廷唯有推算耶穌升天時的年份再減去耶穌當時的歲數,奈何耶穌實際的歲數亦無從考究,只知約三十來歲,便勉強減去三十年作為公元元年。後來眼利的歷史學家發現了問題,因為在《瑪竇福音》中,當時的黑落德王(或譯希律王)知道伯利恆有個君王誕生了,便下令將伯利恆及其周圍境內兩歲及以下的所有嬰兒殺死。但黑落德王在公元前四年已經不在人世,耶穌不可能在黑落德王死後四年才出生,所以歷史學家相信耶穌起碼是公元前四年或以前出生。假如推算沒錯,《The End of Days》或一眾末世聖徒信眾應該以 1996 年或以前為限才對。

除了年份,基於同一原因,耶穌誕生的日子也不能考究,歷史學家推算應該在 9 月至 10 月期間,羅馬教廷是在公元 300 年後才定十二月廿五日為聖誕節,原因跟中國人的冬至有關。冬至是日最短夜最長的日子,往後的日子,日光會愈來愈長,黑暗會愈來愈短,訂定冬至日後一天為聖誕日,其實有重大象徵意義。冬至日原則上是十二月廿二日,但因為格里曆(Gregorian Calendar,即今天的西曆)的一年其實短了四分一日,每逢閏年會補加一日修正,導至冬至日有時會提早或延後一天,耶穌出生的晚上不可以是冬至夜,所以便順理成章地被『安排』在十二月廿四日了。

而另一個疑案是俄羅斯人的聖誕節要遲兩個星期,這又是曆法的計算問題。在公元 1582 年前,西方人採用的是儒略曆(Julian Calendar),當儒略曆運作了千多年後,羅馬教廷發現日期計算有嚴重偏差,發覺時已跟實際偏差十日,往後還會每一百年偏差一日。羅馬教廷即時重新修訂新曆法 — 格里曆,並把日子推後十日。但因為政治原因,羅馬教廷和東正教廷不咬弦,東正教並無即時採納格里曆,所以東正教今天的聖誕節比西方國家要遲約十四日。

43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靜。一個春夏之交的晚上,萬籟俱寂,誰也不作聲。

夜空上,月亮失去了光芒,星星不再閃動。一顆流星劃過,失望的在天邊一角黯然逝去,沒有人去許下願望。

遠處的公路上,跑車向著目標無聲地疾馳而過,像浮滋列車般,靜靜的,不發一點聲音。究竟她要去哪裡?會不會回來?為什麼不停下來交代一下?

窗外的紫荊樹上,鳥兒熟睡了,不再和鳴;夏蟲不再歌唱,鸚鵡也閉上了嘴。微風拂過,兩片粉紅色的淚輕輕飄落地上,像貓兒悄悄地從屋頂跳到地上一樣,怕驚醒了四周的安寧。地上,蚯蚓沒有蠕動,小草低下頭默不作聲,那三色紫羅蘭也收起了笑容。

家裡的門鈴沒有響,鬧鐘沒有叫,電話筒也得不到回應。CD 盤裡頭沒有音樂,電視播著缺了色彩的默劇,只有動作,沒有說話。

一個人,呆坐在電視機前思索著他的孤單,凝視著屏幕裡一直轉變的命運。他在等,在等 …… 等 …… 等待著仲夏夜的小精靈,來打破這世界的沉默。

418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無題

細雨,倦了
像淚珠,無限恨
憔悴的夢 ,帶來了孤單的西風,吹徹玉笙寒
菡萏,愁起,綠波間?不堪看
春天的仙子,可否偷偷來給我一個吻?

407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脫期

因伺服器故障,手記第 399 至 403 期已遺失。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夕陽

妳來了
依偎在大地的臂膀甜甜一笑
雲霞瞬間化上淡妝
醉了
輕輕拉下夢的綺幔
這一夜 誰都不要來打擾

371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陰天

誰惹惱了黑貓
大地拉下了一道深沉的幃幕
天空括起大風
卻又曳然而止
灰雲在遠方和著悶雷翻滾
紅葉像羽毛般輕輕落在地上
不發一點聲響
貓兒搖著沉鬱的尾巴
終於回家去了
四周才敢吁一口氣

37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漢奸

1944 年 9 月某日,在日本名古屋帝國大學醫院的特別病房裡,汪精衛的病情近日轉趨惡化,陳璧君揩拭了淚痕,在床沿握著丈夫冰涼的手。汪精衛疲倦地掙開眼睛,向四周打量,然後把目光停留在陳璧君的臉上。

陳璧君問:『肚子餓嗎?要不要我叫人煮點東西給你吃?』

汪精衛答:『我現在最想吃的,就是你給我煮的雞蛋,還要在蛋殼上寫上小小的「璧」字。』

陳璧君窘道:『這些陳年舊事,也虧你還常常掛在嘴邊。』

汪精衛說:『怎麼會記不得?要是知道你花了五枚金幣才誘賂得獄卒把雞蛋送來,我才真捨不得吃掉。』

陳璧君陶醉在往事之中,心裡一陣甜密。

汪精衛續道:『但話說回來,妳的雞蛋總比清廷的子彈好吃得多了。』

陳璧君說:『要是那時候你真的被清廷處決了,國人或許還會記得汪精衛是一個愛國的英雄,但如今 ……』

汪精衛安然地微笑著,說:『那一年,我自動請纓去行刺攝政王。從那時開始,我的性命已經交給了國家,人們愛怎樣評價,便由得他們吧。只要我能夠死在中國人的槍下,總比死在滿清或日本人的手裡好多了。』說罷,汪精衛拿起了床前的玻璃瓶,裡頭放著從他背部取出來的子彈。

但陳璧君顯得忿忿不平,說:『但國人都說你是漢奸,這不是有點兒過份嗎?只因為你主張和平抗戰,跟國家主戰的調子不同,便得要揹上這個罪名?』

汪精衛苦笑道:『記得當年行刺攝政王失敗,肅親王每天都來囚室跟我討論政事,他當然主張君主立憲制,每次我們都吵得面紅耳熱,但他每天都來,還主動向攝政王求情,免我死罪。而今天只因為我提出了異見,便來誣衊我叛國,這不是比滿清的封建制度更差嗎?』

陳璧君忍不住流下兩行淚。

汪精衛緊緊地握著陳璧君的手,說:『當年搞革命的時候,滿清政府說我是賣國賊。革命成功後,又鬧出國共內戰,國民黨說共產黨是「共匪」、共產黨卻指國民黨是「土匪」。究竟誰是賊,誰不是賊,其實都是當權者說的,他們說誰是賣國賊,誰便是賣國賊。』

汪精衛繼續說:『其實我跟蔣介石也明白,要戰,根本打不過日本。我只是繼承總理先生和平建國的遺願,堅持不割地、不賠償、全面撤軍三個條款去跟日本政府談判。我未發過一槍,便從日本手上收回了江蘇四省。蔣介石自知抗日戰事沒有取勝的把握,便邀請蘇聯來相助。但史太林的野心不下於日本,抗戰未竟便先斷送了外蒙古,而他們掌握了我們的軍事資料,以後反共也就難上加難了。說起來,其實我跟蔣介石都在送國,問題是送給誰而已,但由我來送,總比由其他人來送的好,起碼我送國還有一個限度。』

陳璧君說:『不,兆銘,我只是痛心國人的愚昧,當權者說的話,沒思考過便照單全收。試想想,你三十歲時,辛亥革命成功,但你堅拒出任職務;四十歲、五十歲,你也多次下野求去,要不是每次政局出了亂子,黨友央求你回來收拾殘局,我們早已在法國安享晚年了。想想這一點歷史,想想你這一份人格,難到我們要到花甲之年才去選擇賣國求榮?』

汪精衛嘆道:『唉!我們到底是弱國,要在列強之下求和,這個燙手熱芋,總得有人來接,一接下來,便非做漢奸不可。在抗戰的時候回來當行政院長,聰明一點的人也不會來跑這趟渾水。但記得我們離開重慶,回到南京的時候,看見淪陷區四萬萬民眾處身水深火熱之中,他們在日軍的槍口下固然不好過,但國軍退守的時候竟然炸毀黃河河堤,淹死數十萬人,還燒盡糧草,弄至民不聊生。他們雖恨日軍,但更恨國軍,與其要他們投靠日本,不如我另立一個政府,曲線救國,好歹保存國家人民一點元氣,待抗戰勝利後完璧歸還國家。正是為這,我無日不焦頭爛額,忍辱挨罵,對於個人只有熬苦,更無榮可求。若然這是漢奸所為,我甘願多做漢奸十幾遍。』

陳璧君仍然顯得擔憂。

汪精衛輕撫著陳璧君的頭髮,說:『當年秦檜要亡宋十分容易,只要傾巢跟金國痛快地打一扙,則宋朝必亡,所以做漢奸是必須要付上代價的。但我相信人民終會成長起來,歷史自有評價,只是這一天,你我都不會看得見。』

368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國皇的新衣﹝網絡版﹞

『陳丞相,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說朕的新衣是無物?這件明明是用金絲銀線織成的名貴大衣,裁縫說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見。可見閣下的德才只屬一般,你 …… 明天給我到杭州去,朝廷也不需要你了。』

『怎麼?羅大學士,你也來說朕的不是嗎?我告訴你,這個國家是我的,我的話就是道理,我說這件大衣美,就是美。朕一言,就是藝術,不得違拗。』

『怎麼?胡卿家、李卿家,你們 …… 也來做反麼?都給我滾 ── 滾出去。你們不喜歡朕這件新衣,朕偏要穿,還要天天穿。齊丞相,傳令下旨,舉國上下,不得再說朕這件新衣半句壞話。違令者 ── 斬!』

『齊丞相,不要忘記,為表示朕乃開明君主,朕容許國民直接上書表達不滿 …… 這樣吧,他們可以上書到小妾瑛瑛那裡。待朕有空到那裡小聚的時候,再一拼細閱吧。國有國法,再有不滿的話,便姶我他媽的充軍到塞外去,不要留在我的國土上。朕 ── 不歡迎他們。』

『眾卿家,還有事啟奏沒有? …… 好吧,今天到此為止,無事退朝。』

『齊丞相,你跟我來。』

『齊丞相。唉,他們都不明白朕。朕哪裡錯了?朕每天盼望著一個和諧的社會,那裡沒有爭拗,國民都有口飯吃。那些愛搗亂的臣子國民,都把他們趕出去。朕這個國家不要興旺,只要朕的子民都聽朕的說話,朝野日日無事啟奏,那不就是和諧了嗎?那不就是朕夢想的國度嗎?哈哈哈。』

『這件新衣橫看豎看,都是珍品。用的是金絲銀線,足足花了朕四十萬兩黃金,這還不算是美?他們的腦袋都生到屁股上,足足四十萬兩,這還不算美?那什麼叫美?齊丞相,你說是不是?』

『齊丞相。剛才蘇大鬍子說的話著實有理,字字都把朕迫得百辭難辯。你給我安一個理由,靜靜地把他貶到江南去,再給我想個法子把他所有奏摺給截下來,免得朕看了心煩。』

『歷代君皇都把國家搞得和諧興盛,朕不相信自己辦不到。等著瞧,朕必定聲威四方,名留清史。』

『哈哈哈 ~ 等著瞧 ~ 哈哈哈。』

~ 完 ~

353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童話系列

《童話系列‧一》究竟有沒有人想過王子的感受呢?二話不說便跑了去。這一刻,面頰仍舊有著她的香氣,嘴角依然嚐著她的唇溫。但這一切卻在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什麼也留不住。假若這是一個夢該多好,醒來後,所有虛幻的愛情都可以作個了段,但偏偏面前的玻璃鞋卻是如此的實在,人卻不知去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二》龜與兔是同道中人,只是龜本性比較木納,少說話多做事,跟這種動物打交道最沒趣。這天,兔實在跑得快了一點,把龜遠遠地拋離在後頭,畢竟這裡是荒山野嶺,兔也不禁替這位對手擔心起來,它開始放慢了腳步,不停回望,但始終沒有看見那墨綠色的背影。

兔最後停了在一旁,引頸期盼,對龜的那種關懷連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大陽默默地向西方蠕動,蝴蝶也沒有一刻閒著,龜終於在路的盡頭出現了。這刻兔心如鹿撞, 急不及待的跑上前問:『等你好久了,你到了哪裡去?出了什麼意外嗎?』龜不發一言,只是默默地向前爬、向前、向前。兔心裡在想:成就在他心中真的這樣重要 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三》當試穿玻璃鞋的工作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一個壞消息傳到了王子的耳中。有人看見灰姑娘走的時候,馬車忽然變成了南瓜,白馬消失在空氣之中。王子的心涼了一截,灰姑娘到底是誰?也許她只是魔法變出來的幻像,也許她從來也沒有存在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四》一件新衣可以令人變得聰明?這件事從開始的時候己經是個騙局了,只是對熱戀中的情侶來說,她說什麼,他都會認為是對的。那件新衣當然沒有存在過,她所做的一切,無非是為了欺騙他的財富、感情。可幸的是,他真的變得聰明起來,令他從此不再相信任何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五》小紅帽抱著膝,凝視著面前那件淡黃色的蛋糕。她本來很喜歡吃媽媽做的點心,只是自那年春天之後,蛋糕總會令她聯想起外婆。要不是那天走進了不該到的地方,遇上了不該遇上的狼,外婆應該還會好好的活著。故事並沒有像人家所說的『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反而小紅帽變得木納寡言,以後再沒有踏進森林裡,也沒有跟陌生人說過一句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六》賴蛤蟆想吃天鵝肉,這句說話它己經聽了許多篇了。只是貌醜不該是它的錯,它也改變不了變成青蛙這個事實。但它痛心的不是命運,而是魔法既然帶走了它的樣子,卻為何沒有帶走它的心?如今,身體裡仍然流著血,依舊會愛人。

『妳可以吻我嗎?』話雖說了出口,但連它自己也覺得牽強。這個世界是沒有人會愛上醜陋的青蛙的,它明白,也只有無奈地接受了現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七》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牧童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從那裡傳出『狼來了』的謠言,村民都跑來看個究竟。狼並沒有出現,大家都抒了一口氣,然後 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崗位去。村裡看來回歸了平靜,只有牧童仍然感覺心潮起伏,自從他離開了家以後,已經沒有這樣被關心過,他記起小時候有許多愛錫他的人,爸 爸、媽媽、婆婆、姨姨,還有鄰家的伯伯、村口賣糖果的老闆等等,都常常來逗他一樂、模一模他的頭、噓寒問暖。

『狼來了』就像鴉片一樣,給 牧童帶來了虛幻的快樂。如此,他便按捺不住地撒了一個謊:『狼來了~~~』村民又一次跑了來,牧童又想起了從前,感動的在心裡說:『媽,妳看,我有這麼多 的朋友。』只是天空是一樣的風和日麗、狼蹤依舊杳然,他們又一次帶著疑惑的表情回到村子裡去。當牧童再喚起『狼來了』的時候,這次村民都沒有來,牧童很無奈,他忽然明白到一個道理 ── 關懷是有限額的,原來一生之中,我們只能快樂兩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 話系列‧八》連王子都覺得這是件荒唐的事,命人把一隻玻璃鞋逐家逐戶的試下去,也是只有他才做得出來。但是誰都知道,世上沒有一隻鞋是只得一個人才穿得下的,究竟能夠成功找到她的機會有多大呢?一天等著一天,終於傳來侍衛的通報:『灰姑娘來了!』王子滿心歡喜地上前迎接,可惜那不是她,戀人的感覺是不會錯的;第二天,侍衛又來通報:『灰姑娘來了!』王子又一次滿懷期望而去,失望而回;第三天,侍衛又來通報,或許這次是真的,也許不,只是王子已經開始對期待變得麻木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九》這一天,後母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原來灰姑娘已經返回月亮去了。王子不禁心碎,自始每天黃昏以後,他都會怔怔的凝望著夜空。月亮,雖然每個晚上都如常地出現在王子面前,但是他偏偏觸摸不到那一張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話系列‧十》後母心腸惡毒,實在配不上『最漂亮的人』這個稱號。現在雪姑吃下了毒蘋果昏迷不醒,國王遷怒於魔鏡妖言惑眾,跟後母為非作歹。魔鏡覺得萬般委屈,理直氣壯地說:『我只是一面反映外貌的鏡子,是美是醜,從來也是實話實說。但她貴為我國的皇后,連陛下也沒有看清楚她的心,如何能夠怪罪於我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