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互聯網

臉書與郵柬

校方最近把社交網絡列為未來教學策略之一。只要稍為細心留意一下,不難發覺時下的年青人都已經棄用電郵了,要跟他們溝通便要靠臉書。這其實是兩年前已經察覺到的現象了,假如要在校內推廣活動,單靠電郵必定徒勞無功,因為許多同學在校四年都沒有開啟過學校的電子郵箱。相反,他們每天都看臉書,氣得老師要求在防火牆上把臉書網攔下來。學校的策略計劃正好給那些默守成規的老師來一通溫馨提示。

小弟自問屬年青一群,早已沒有定期去打開個人電子郵箱的習慣了。朋友見寄來的信都像負心漢般去如黃鶴,特地打電話來提醒我開電郵。我說:用臉書吧,她拒絕,但她的信還是石沉大海。很欣賞朋友有一種鍥而不捨的精神,她每次寄出電郵之後,便立刻搖電話來提醒我開信箱。我有氣沒氣地說:為何不乾脆在電話裡交代要說的事情?

其實我跟朋友和頑固的老師們一樣,潛意識地抗拒著時代的巨輪前進。當現實變得愈來愈陌生的時候,也許我們都開始老了。我懷念從前,只可惜懷念不等於仍然擁有。記得當初移民到美國的時候,在香港有一位女朋友。那時候沒有電郵,沒有互聯網,更加沒有臉書。兩個人,天各一方,都在盤算著郵遞的時間 —— 我的信送到了她的手上沒有?今天會收到她的信嗎?郵車來了沒有?信,收到了,字裡行間透露著八萬里外的思念。署名上的一滴淚痕,沉默地訴說著兩地相思之苦。

舊情人還好嗎?臉書上早已找不到當年信箋上的感情。忽然很想買一片郵柬,寫上近況並叮囑她趕快給我回信。貼上郵票後,寄到那年的地址去。

427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波比哪裡去了?

每晚都有一群人來到這裡聚頭,有新朋友、也有舊朋友;有的是本地人、有從老遠的地方而來、更有來自虛構國度,但更多都是來歷不明的。他們互不相識,也不需要問對方姓什名誰,總之走在一起便無所不談,從華燈初上聊到月落星沉,才依依不捨地各自歸去。他們之間沒有長久的友誼,只有短暫的感情交換,也許因為人會感到寂寞才會逃到這裡來,打發過時間後便滿意地離去。明天又跳回屬於自己的圈子裡,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

這種關係一直在維持著,直至一天,有人忽地發覺:『波比哪裡去了?』

細心一想,兩年來風雨不改地來聚會的波比,已經缺席了兩個星期。雖然每天也有新朋友加入,但只要一天沒有了波比,大家心裡總是不能釋懷,話題都缺乏色彩。也許波比只是旅行去了,又或者是電腦當了機,來不了……

兩個星期又過去了,波比仍然音信杳然。這裡的人開始擔憂起來,有人提出要去探訪波比。然而,問起來,竟然沒有人知道波比的聯絡方法,大家心裡懊惱著,人與人的關係若即若離,既相近而又陌生,這裡的氣氛頓然變得沉寂。晚上的話題都沒有興頭,夜深後,各人都懷著心事離去,令到原來已經厭悶的生活更加提不起勁。

印象中的波比,三十出頭,喜歡大自然,欣賞老歌,最愛《仙樂飄飄處處聞》。懷念著他,彷彿夢到了電影裡的阿爾卑斯山,帶著一群天真爛漫的小朋友,伴隨藍天白雲,啍著熟悉的旋律,在碧柔的草地上輕舞 ~ Do、Re、Me、Fa、So ……

波比沒有回來,或許因為他不再寂寞。

363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國皇的新衣﹝網絡版﹞

『陳丞相,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說朕的新衣是無物?這件明明是用金絲銀線織成的名貴大衣,裁縫說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見。可見閣下的德才只屬一般,你 …… 明天給我到杭州去,朝廷也不需要你了。』

『怎麼?羅大學士,你也來說朕的不是嗎?我告訴你,這個國家是我的,我的話就是道理,我說這件大衣美,就是美。朕一言,就是藝術,不得違拗。』

『怎麼?胡卿家、李卿家,你們 …… 也來做反麼?都給我滾 ── 滾出去。你們不喜歡朕這件新衣,朕偏要穿,還要天天穿。齊丞相,傳令下旨,舉國上下,不得再說朕這件新衣半句壞話。違令者 ── 斬!』

『齊丞相,不要忘記,為表示朕乃開明君主,朕容許國民直接上書表達不滿 …… 這樣吧,他們可以上書到小妾瑛瑛那裡。待朕有空到那裡小聚的時候,再一拼細閱吧。國有國法,再有不滿的話,便姶我他媽的充軍到塞外去,不要留在我的國土上。朕 ── 不歡迎他們。』

『眾卿家,還有事啟奏沒有? …… 好吧,今天到此為止,無事退朝。』

『齊丞相,你跟我來。』

『齊丞相。唉,他們都不明白朕。朕哪裡錯了?朕每天盼望著一個和諧的社會,那裡沒有爭拗,國民都有口飯吃。那些愛搗亂的臣子國民,都把他們趕出去。朕這個國家不要興旺,只要朕的子民都聽朕的說話,朝野日日無事啟奏,那不就是和諧了嗎?那不就是朕夢想的國度嗎?哈哈哈。』

『這件新衣橫看豎看,都是珍品。用的是金絲銀線,足足花了朕四十萬兩黃金,這還不算是美?他們的腦袋都生到屁股上,足足四十萬兩,這還不算美?那什麼叫美?齊丞相,你說是不是?』

『齊丞相。剛才蘇大鬍子說的話著實有理,字字都把朕迫得百辭難辯。你給我安一個理由,靜靜地把他貶到江南去,再給我想個法子把他所有奏摺給截下來,免得朕看了心煩。』

『歷代君皇都把國家搞得和諧興盛,朕不相信自己辦不到。等著瞧,朕必定聲威四方,名留清史。』

『哈哈哈 ~ 等著瞧 ~ 哈哈哈。』

~ 完 ~

353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其他

婚姻介紹所式的購物取向

剛過了感恩節的周末,美國各大零售商店全面報捷,尤其網上零售額更攀升至史無前例的高位。社會學家紛紛跑出來大吹大擂,什麼 e 世代的新購物取向,零售業銷售策略成功等等,比較令人信服的是因為寬頻用戶多了,高質互聯網服務普及化,連帶鼓吹了網上購物。

說起網上購物,我可以稱得上是老手。在還未有互聯網前,我己經常常光顧線上購物,當年我家的 486 電腦便是從線上購物站買回來。時年為 1990 年,那時候,打一通 800 免費長途電話到新墨西哥洲的的 Gateway 電腦公司,說好了型號、信用咭、姓名及地址資料,一星期後速遞公司便會把全套電腦送上門。光顧線上購物的好處是平宜、瀏覽方便、選擇多、免卻自己搬運及免稅等等。

因利乘便,顧客的購物取向漸漸受到改變,逐漸減少了傳統的瀏覽意識,往往先有一張 wish list,甚至指定某型號的產品,再上網格價。以網上書店為例,逛書店的習慣是一層一層地瀏覽新書,看看誰個作家出了什麼新書,遇上封面吸引、書名標奇立異的便順手揭一揭,假若對文章產生共鳴的話,便一解慳囊,據為己有。買書如是,買衫也如是,然而網上商店理論上需要一個 keyword 去尋找貨品,能提供顧客無目的瀏覽商品的自由度其實很少。

從 e 世代開始以來,我們 shopping 少了,眾裡尋他的購物浪漫少了,對某商品的一見鍾情少了,反而熱愛婚姻介紹所式的購物取向,列明品牌、條件、相片,不害羞地去貨比三家,這是新世代生活態度,購物如是,戀愛也如是。卅歲、身高六尺、靚仔、高學歷、高收入、未婚、富幽默感,先開出條件,再網上全球搜羅,然後 check﹝him﹞out,漸漸連浪漫也變得速成。假以時日,我們再沒有耐性去期代緣份,不如上 ICQ 來過網上擇偶,這樣才符合電子商貿的經濟原則嘛。

202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回到天方夜譚的世界

小叮噹有一則大長篇的故事,述及神奇法寶中有一雙可以進入童話故事的鞋子。靜宜穿上並迷失了在天方夜譚的故事裡,大雄等一班朋友立刻動身營救,但問題是時光機只可以回到歷史裡巴格達真實的世界,並不能夠進入天方夜譚中的神話世界。大雄等人在經歷過一段艱辛的旅程之後,終於能夠跨越現實與幻想的界線,並成功救出靜宜。故事貫穿了古、今及未來的時空背景,還帶一點傳說的神秘色彩。當然,那只是一個虛構的漫畫故事。

神話跟歷史是時常分不開的,哪裡都是一樣,連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也有一堆怪力亂神,望夫石、許願樹、姻緣石、太平山上的石龜等等。從前的人對傳說深信不移,原因他們知識貧乏,對許多自然現象均未能作出解釋,唯有憑寄超自然的力量去尋求答案。所以古人為求風調雨順,都紛紛去求天后及龍母。現今科學倡明,我們都只當傳說是故事來聽,沒有人會認真地把終身幸福去寄託在一塊石頭上,因為科學把事實跟傳說劃清了界線,我們都深明事理,除非是那些相信祁福黨的『阿婆』。

昨日在報章上讀到一篇報導,某劫匪光顧了一間便利店,卻沒有覷觀店內的錢財及貴重物品,卻奪去了一批網上遊戲的積分咭。天,這是什麼世界?竟然為了一個網上的世界而去犯案?同類的新聞比比皆是,少年因為失去了一把網上遊戲的武器而跳樓、因討錢玩網上遊戲而跟家人大動干戈 …… 不幸地,我們都反撲歸真,回到了與幻想分隔模糊的天方夜譚國度裡,但虛構的世界是永遠成不了真實的,任他在遊戲中如何天下無敵、如何家財萬貫,也換不到一分一毫實質的報酬。去偷取網絡世界的績分,倒不如去偷一塊麵包來得實際,最終還為了延續遊戲裡男主角的生命而留下案底,他是一個多麼可笑及可悲的笨賊,跟那些被祁福黨騙財的『阿婆』一樣愚昧。

164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RPG

我算得上是玩 RPG﹝角色扮演﹞的前輩,經驗可追溯至蘋果二代的時候。令我『處男下海』的一隻遊戲是 Bard’s Tale,乃有史以來第二部運用第一身迷宮型式表達的 RPG,記憶中頭一部是 Wizardry。第一身迷宮型式的遊戲從此自成一格,最有名的算是 Doom 系列。

年少時愛玩電腦遊戲,但近年則缺乏興趣,大概是唸研究院的時候太忙,空閒一刻值千金,花不起時間去打機。畢業後,私人時間多了,但畢竟遊戲桿丟下已久,心癮像印象模糊的舊情人一樣,再遇已經提不起興趣。近日悶得發荒,掏出錢包買了一盒《軒轅劍》第三集及第四集,98年出品,年紀大的人就是喜歡老物事,一來是貪平,二來是懷念。買一件陳年舊物,一面陶醉過去了的日子,一面幻想著可以留住時間,黯然神傷,愈來愈覺得自己像個獨居老人。

退隱了江湖多年以後重玩電腦遊戲,發覺 RPG 是一個變態的遊戲,只能總結一句:一個寂寞的人生活在一個寂寞的城市,主角永遠都是一個人跑來跑去,比起獨個兒遊上海更加無聊。雖然偶爾會遇上一些志同道合的伴侶,但都只是各自各的在走,他們鮮有交談。一對出生入死的朋友,從頭到尾的對話絕對可以用一雙手算出來,相逢彷如陌路人正是如此。

路上遇上的敵人,二話不說便打起來,置其死地後,還要奪去對手的盤纏,與其自欺欺人地自稱大俠,倒不如乾脆做一名強盜更適合。又例如在街上的路人也是怪怪的,向路人甲搭訕,他或許會說:『李大俠是位英雄。』再問下去,他也是一字不漏地重複著剛才的說話,我懷疑他其實是一隻貌似人類的鸚鵡。

隨時代進步,Online RPG 大行其道,遇上的人和事都比以前更真實,起碼路人甲不再是一句對白的角色,而是位於彩虹另一端有血有肉的一個人。因互聯網而相遇在虛構的國度裡,隨網上的緣份而在遊戲中秉燭夜遊。正因如此,虛擬世界跟現實世界的分界線漸漸變得模糊,某某為了網路遊戲內被洗劫了的盤纏而跳樓,某某糊里糊塗地愛上一個虛偽的他等等。

從前的 RPG 在輸了後可以從頭開始,打得不好便 Reset 一次,但現代的 RPG 卻複雜多了,遊戲可以 Reset,但泥腳深陷了的感情卻不能。新手在遊戲內往往是脆弱的一群,與其被人傷害,不如先學懂保護自己,練好武功後再去傷害別人,多爽快。在下有自知之明,所以絕足新派的 RPG,與其勞心傷神,不如謝絕凡塵,在家玩土氣的電腦遊戲。

14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電腦

瞎了眼睛的女人

《天龍八部》裡面有兩個角色,分別是遊坦之及阿紫。遊坦之在性格上及外表上都是一位差勁的人物,阿紫追求者眾且性格刁蠻任性,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不會選擇遊坦之這樣的男人。故事開始的時候遊坦之只能成能阿紫的玩偶並受盡蹂躪,金庸先生卻安排了這兩位人物在往後的故事走在一起,不為什麼,完全因為阿紫瞎了眼睛。

自互聯網流行開始,這種瞎了眼睛的愛情故事近年大受歡迎,屏幕前後,男男女女都透過互聯網交流情感,把每天內心積壓著的瑣事,全部寄託在一個網友身上。事實上,他們沒見過面,甚至姓什名誰也不曉得。這種盲目的愛情投放其實很危險,因為那個他可以選擇性地透露關於自己的一切、可以杜撰一個感人的過去、可以隱瞞他凌亂不堪的私生活、可以誤導網友對他的印象,在他身上還有未能知曉的一切,可以運用想像力去填補,也許『荃灣里安納度』跟鐵達尼號上的男主角有三分相似也說不定。

阿紫雙眼復原後發覺遊坦之的真面目,再也不在他身上多花一秒的時間,典型的壞女人形象。網友見過面後,或許會發覺夢中人並非想像中的完美,然後拂袖而去,但某一種女性會自覺已經芳心暗許,再而發揮她對愛情的寬宏大量,這都是愚蠢的愛情智慧。然而最不幸的是原本跟她要好的男朋友,他沒有保留地交代了優點和缺點,條件也事實上較網中人優厚得多,卻忽然遭一位從天而降的愛情駭客『茅躉』地技術擊倒,他可以怪責誰?只能怪那位瞎了眼睛的女人。

95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