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女人

快‧快‧快

最近在修讀 Linux,總覺得老師有點兒備課不足,每課都會出亂子,不是某個指令串錯,便是沒法如書上所承諾般在電腦上兌現。然而,我仍然對老師充滿信心,只是 Linux 變得太快。舉例說,Fedora Core 首度亮相於 2003 年十一月,三年下來,現在已經是第五版了,而第六版也將於下周面世。算一算,大約是每半年推出一個更新版本。當半年前某個 module 的設定檔還在 X 資料夾時,在今天的版本裡可能已經移到了別處,又或者同一個指令已經更改了設定格式。就像你的汽車懂得每半年更新系統一樣,忽然由左駄變成右駄、自動波改為加減波、剎車器無端加上反鎖裝置﹝ABS﹞等等,這一來,誰都會顯得措手不及。

許多年前,跟職業訓練中心設計了一句廣告標語:『時勢瞬息萬變,你有沒有足夠技能去裝備自己?』意謂世界是在急速改變中,今天還依賴打字機、計算尺和算盤的人,難免要被世界淘汰。只是開源碼﹝Open Source﹞的發展,令已經『瞬息萬變』的世界改變得更快,除了上述 Fedora Core 的例子外,你知道開源碼的網上瀏覽器 Firefox 自四年前推出以來,一共出了多少個更新版本?一共是四十四個。所以說,要陷害一個電腦人其實不難,只要送他上一艘環遊世界的油輪上,要他一年半載才歸來,就像浦島太郎遊覽龍宮一樣 ── 回頭已是百年身,當他還是糾纏在 C 語言上的時候,這裡已經是 Java 的世界了。

昨日看了香港電台的《數風流人物》,當中嘉賓倪匡先生道出了一件趣事,謂他剛結婚之後,一次在巴士上遇見倪太,但他竟然認不出自己的老婆來。女人跟開源碼一樣可以『瞬息萬變』,也許她改了髮型、換了一套從義大利進口的連身裙、戴上一條鑽石項鍊,你都要像玩找不同一樣眉精眼企。有時候,她會略略改變一下喜好:例如她會忽然把手指腳趾都塗上了青色;明明在減肥,卻想去品嚐燒肉油雞飯;最要命的是,她會送你一套粉紅色的裇衫,說是最新款式云云。

雖然 Linux 版本跟潮流變得一樣快,但你對 Linux 的迷戀必須存有像宗教一般的狂熱。你今天愛上了 Linux,便不會因為一兩個指令碼的改變而轉投微軟的陣營。你只要慢慢去用心適應,碰兩三次釘,再揣摩一下,切忌心浮氣躁,因為對著伺服器發脾氣一定討不了好處。

其實,女人跟 Linux 都是同出一轍的道理。

357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電腦

失控

昨日在新聞紙上讀到一則新聞。謂女人在夜店裡勾搭上一個男人,相相結伴到時鐘酒店偷享雲雨。一夜糊塗之後,飽嚐了獸慾的男人去如黃鶴;女人『瞓醒』後迷迷糊糊地跑了進便利店胡言亂語,喃喃的說被餓狼侵佔了肉體。事件驚動了警察叔叔並召來救護車,再被記者登了上港聞版。事前事後,可以用兩個字來歸納整件鬧劇 ── 失控。事前 IQ 失控;事後 EQ 失控,典型的女人。

『失控』是報章港聞版上出現最多的一個詞:交通意外因為汽車失控、自殺因為情緒失控、酒後犯罪因為精神失控、誤殺因為行為失控、伊拉克的局勢也是失控收場。可想而知,成王敗寇,不在乎閣下是否財雄勢大、不在乎是否精明老練,視乎能否操控著大局,上至前途、事業;下至行車時的方向盤、或甚老婆的舌頭等等。可嘆的是,並非所有事情都能控制的,天意 ── 便是其中之一。我們常說天意弄人,意謂某些事情原本在掌握之內,但無奈因為不可抗力的元素,令希望最終幻滅。我們除了怨天之外,還可以怨誰?

在《紅樓夢》開首的第一回裡,曹雪芹寫了一個故事:

卻說那女媧氏煉石補天之時,於大荒山無稽崖煉成高十二丈、見方二十四丈大的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那媧皇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單單剩下一塊未用,棄在青埂峰下。誰知此石自經鍛煉之後,靈性已通,自去自來,可大可小。因見眾石俱得補天,獨自己無才不得入選,遂自怨自愧,日夜悲哀。

石頭畢竟是塊可造之材,原應可以成就大事,但無奈成了滄海遺珠。世事無常,誰知道為何女媧會不偏不倚地多造了一位候選人?誰決定哪一位該被青睞?為什麼他會落選?也許一概都是天意。最令人痛心的是,機會明明近在咫尺,卻又偏偏在掌握之外,恰像那被遺棄的頑石一樣。每個晚上,天上繁星點點,誰又願意去當那青埂峰下的孤魂?

338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女人啊!妳千萬別做潑婦

『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似乎天下無敵的反而是女人,而且還要是潑婦。近日蘋果日報有則《男子不堪敲榨求禁制前女友滋擾》的報導,對潑婦有以下記載:

『答辯人﹝女方﹞力追款項,曾出手襲擊原訴人﹝男方﹞及電話滋擾。今年五月十九日,答辯人騙得原訴人父親開門,入屋後便「賴死」不走逾一星期,並威脅放火燒屋、斬死其家人及在屋內自殺,高聲叫囂及擲物滋擾,更開水喉致單位水浸。原訴人多番報警求助,惟每次警員離開,答辯人便回復「本色」發難。』

在社會福利處的個案當中,原來家庭暴力的受害人不一定是婦孺,只是虐夫的受害人鮮有求助,個案比較不明顯罷了。虐夫,顧名思義是丈夫被虐待,但大都不像一般暴力個案般拳打、腳踢、眼青、鼻腫,而是一種精神上的滋擾。一如報導所述:賴死、騷擾家人、威脅、鬧自殺、叫囂、擲物、畜意破壞,只不過是發揮了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特權,當時人認為這是感性、合法、合情、合理,其實是不自覺地對男人做成了精神上的傷害。

我同情事件中的男主角,事實上,虐夫個案的受害人能有的選擇不多:

  1. 男兒有淚不輕彈,這是男人的常情,尤其是被老婆虐待這樣的醜事更加守口如瓶,這令實際的虐夫情況更加不能掌握;
  2. 爛仔的滋擾可以拳頭解決,女人的滋擾呢?不打女人原是男人應有的風度,但竟然成了自我保護的掣肘,令潑婦更加肆無忌憚;
  3. 向親友訴苦往往得不到認同。以一般人而言,男人應該多忍讓,因為千錯萬錯都是男人的責任。也許他不夠體貼、不夠關懷、沒有替女方設想,才導致女人『高聲叫囂及擲物滋擾,更開水喉致單位水浸』。畢竟女人是水造的,『係男人衰,女人先至賤』,潑婦原來還是情有可原的。

在率性的合法大原則下,潑婦為求目的而不惜損害專嚴、心靈、肉體,可能是為了感情或錢銀瓜葛,也可以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什麼周年紀念日沒去相伴晚膳、要求男人不去跟豬朋狗友睇波落吧劈酒、甚至封了塵的舊情人往事等等,為了霸佔一個男人而置感情於不顧,這值得嗎?

或許妳會慶幸自己﹝或身邊的人﹞不是潑婦,但想一想,妳有沒有亂發脾氣?拿過他來發泄、呼呼喝喝?要他隨傳隨到、萬般遷就、甚至施以奪命追魂 call 的酷刑呢?兩個人之間的相處在乎和諧,當中維繫的是一個『愛』字,但以上的行為對感情有利還是有害呢?經常『倒米』不會令妳擁有更多,要令一個男人更加愛妳,女人啊,妳千萬別去做潑婦。

285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擇偶底線

男兒四十一支花,適逢大哥正值『花樣年華』,仍屬王老五之身,自得其樂。未知是否猴年紅鸞星動,近日不斷有朋友要作媒介紹女孩子給他認識,當中包括健的外母大人在內,她雖然跟我哥素未謀面,但也興致勃勃地說要過一下大葵扇癮。

我好奇地問:『要是我哥長得像葉繼歡模樣的也有興趣?』忽地大哥在家打了一個噴嚏,新年流流,大吉利是。

她答:『起碼他沒有負資產吧。』

拜特首所賜,只要九七前後時運高一點,一眾其貌不揚的男士忽然又多了一項優點。

※ ※ ※ ※ ※

除了健的外母,連份屬老友的屋主 L 也說有相熟女友介紹。

我一面酸溜溜地問:『一場朋友,怎麼不見妳介紹女朋友給我?』

『你不會喜歡的。』她只簡單地答。

『Why?』

『人家也是「花樣年華」嘛。』

原來如此。我好奇地拿過那張相親照片一看,L 不愧為深交好友,相中人的質素果然不是小弟喜歡的一類。L 硬要我發表個人意見,我唯有顧左右而言他:『件衫好靚,相紙好白……..』

雖然明知是開玩笑,但還是被 L 重重地敲了一下。

※ ※ ※ ※ ※

為成美事,一眾師奶煽風點火,當事人卻仍然愛理不理,不知他葫蘆裡賣什麼藥。

也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擇偶底線,寧缺莫濫,只是這種堅持最經不起歲月考驗。久而久之,Minimum Requirement 愈降愈低,尤如年宵市場最後一個晚上的那株桃花,殘留著夕陽的風韻。主人落力推銷,其他的盆栽早已賣得七七八八,唯獨挑花欠了歸宿,一再割價,八十元、六十元、四十元。買家冷眼旁觀,根本無心討價還價,一心渴望年宵市場結束之時,要來撿一個便宜。然而,挑花也該有尊嚴, 四十塊錢,要求不高吧,偏偏周遭的男人卻沒有一個擁有這樣的條件,與其甘於庸俗,寧願出家捐到老人院去。

217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愛情

陽具壯大

在美國生活的時候,曾經有段日子幹過廣告設計,沒受過正式美術訓練,只是熟悉倉頡、Pagemaker、Corel Draw、Photoshop 等一類的電腦設計軟件。那時候電腦還未盛行,電腦設計煞是吃香,只是終究並非專業,創作靈感往往力不從心,後來自掏腰包請設計系的同學幫手;再後來,乾脆洗手不幹了。

兩年多前回港發展,職業病發作起來,常常品評街上的廣告設計,創作是否專業,可以一眼看得出來,香港設計常犯的毛病,其一是抄襲,其二是譁眾取寵。廣告本身除了要吸引注意外,最重要是令人有『買我喇』的慾望。香港人不學無術,往往忽略了後者。記得多年前有一個海報廣告,搶眼的地方放了一幅令人垂涎三尺的燒肉飯的照片,再加一句標題『佢欠你實在太多』。廣告賣的其實是維他命丸產品,意謂日常人的飲食習慣缺乏營養云云。無可否認,廣告確實奪取了我很大的 attention 及好奇心,可惜賣點 out focus。由始至終,廣告所挑起的心癮並非其推薦的健康產品,卻是那碟激起我胃酸分泌的燒肉飯。

小弟每天所收的私人衣貓數量驚人,一天大概會接超過一百封,但有百分之九十九是垃圾電郵,當中有五成是推銷『陽具壯大』的工具,另外百分之四十九是售賣『偉哥』的廣告﹝它們不都是異曲同弓嗎?﹞。奇怪的是,間中送來的電郵會標題為『周五晚上的約會』、『閣下所要的資料』或『你的伸請已收到了』一類較私人的字句來吸引我閱讀,但翻開內容,裡頭還是推銷『陽具壯大』。這是百份百的騙局,有時候我會懷疑,不誠實的推銷員的交易成功率有多大?口頭上說跟我周五約會,轉頭卻向我推銷『陽具壯大』,誰會來幫襯?美國俚語稱之為『Don’t judge book by its cover.』顧客購物前總會先了解物件,才決定付款。一如前述,門面上吸引了我的好奇心並不等於我會買那件貨品。當然,事情總會有例外的,例如那個是男人,又例如他買的是本咸書……

女性擇偶的智慧比其於購物上的精明實在差天共地,問一問她們所要求的條件,誠實的會把外貌排在當眼位置,虛偽的會說:『善良、對我好、聰明…..』但第十位仍然補上一句『靚仔』。毋庸置疑,性格可以改,浪子回頭金不換,樣衰卻甚難翻身,除非整容,要靚仔實屬無可厚非。只是選擇伴侶只著重滿足視覺欲是冒險的戀愛觀,希望他『本質』善良,要不,終有一天會鳥倦知還吧。只是男人嘛,本來就跟垃圾電郵一樣,外表吸引,十之八九卻仍是滿腦袋『陽具壯大』,要他們開竅,還得先滿足其生理需要才成。

後記:近日事忙,文章早寫好了,只是忘了上傳,見諒。自今天起,會儘量先發預告標題及上傳日期,希望讀者不用再碰釘。

21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犯錯 犯罪 犯賤

人有三種潛意識的行為,分別為犯錯、犯罪及犯賤。三種『犯』之中,唯一犯錯並非因主觀主導而成的,但凡正常人做事往往以儘量避免犯錯為先,偶然犯了錯,一般都因為大意。許多例子証明人會存心往錯誤的一方走,以標準的八萬五建屋計劃為例,雖是錯誤,但因為當局者誤以為正確,所以也算是主觀主導。然而,犯錯仍然是人類潛意識的行為,因為人有冒險心態,總不會安份守己地跟隨前人的經驗行事。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我們卻偏偏不去領情。跑去研究冷氣機,成功的話,可以揚名立萬,相反,失敗收場,自討苦吃。香港一天有一位好大喜功的領導人,犯錯倒成了必然發生的事。

犯罪是潛意識的行為,有所謂『明之故犯』,喜歡挑戰司法的權威,以滿足一下反叛欲望。其實一般人的犯罪欲不一定要跟利益掛勾。每隔一陣子,新聞紙總會爆出高官名人高買的醜聞,最近則有博士律師為節省一元的車費而賠上前途。為了什麼?Who knows。莫名其妙的犯罪案例隨處可見,某某喜歡把一些辦公室文具帶回家用﹝見《待我好》﹞,不管有用與否,『立得唔好o徒』,連公司圖章也不放過,為犯罪而犯罪,其實損人又不利己。

人喜歡犯賤倒是最近才發覺的事,當中尤以女姓居多。深宵時分扭開收音機,必定會有電話訴心事的時間,女聽眾打電話來訴說男人那裡那裡不是,大男人爛口花心懶散不求上進包二奶拳打腳踢,能想像的壞處都有齊。奇怪的是女人都愛發揮其 trademark 的念舊、溫柔、寛容及偉大,一概都逆來順受,寄望男人一天脫胎換骨,但他卻變本加厲地搞得愈來愈胡鬧。主持人問,為什麼還要花那麼多時間在這樣的男人身上?女人說不上口,道理其實很簡單,不是為了愛情便是犯賤,也可能兩者皆有。

19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愛情, 時事, 生活

結構性失戀

身邊失業的朋友愈來愈多,失業等於失去收入。人窮志短,阮囊羞澀的時候不得不把生活要求降低,令原本已經不甚快樂的生活更加缺乏生氣,若任由悲觀的思潮漫延下去的話,不難令失業者覺得了無生趣,然後自尋短見。

然而,積極面對的人也不少。健失業多時,把心一橫,翻出他一直珍藏著的名貴攝影器材,轉行以拍照為生,生活依然過得愉快。但現實歸現實,當生活缺乏了穩定收入時,許多奢侈的嗜好也要收歛一下。聲自去年失業後,首當其衝要節約的是養車開支,簇新的車子被主人冷落了個多月,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他家裡的兩件寵物也有個多月沒出過街,在家裡納悶非常。大哥雖未有失業,但嚴重出糧不足,每日仍舊馬照跑、舞照跳,只是賽馬投注的金額少了,依然有購物欲,但沒有購買能力,周末花了一整天去 shopping,既可以嘆冷氣,又可以打發時間,一舉兩得。

以上所列舉的朋友都是能幹的人材,但能幹的人也會失業。他們大都年輕、有學識、有經驗、有才幹、肯做,最沒有理由要失業的人卻偏偏失了業,政府稱這個社會現象為『結構性失業』。小弟才疏學淺,不明白何謂『結構性』,字典也查不出來,總之有人莫須有地失了業便叫『結構性失業』。

日前跟 R 夜遊,路過某處橫街暗巷,她忽然想起『撈偏門』的前男友,然後顧影自憐地慨嘆:『為何當初會挑選這樣的一個男人?』一年當中,總會聽見女孩子如此自責﹝見《退貨保證》及《瞎了眼睛的女人》﹞,是因為男人質素不佳,所以女人都要委屈遷就?其實好男人多的是,問題不在於男人身上,只是女人的要求有問題,揀男朋友比阿婆揀橙還要嚴格。試舉例說:

  • 男朋友需有七分正氣之餘,最好帶三分邪。表面是壞男人,其實內心純良。
  • 男朋友需要口甜舌滑,但人品要正直,不要浮誇。
  • 男朋友需要靚仔,但最好不要太有女人緣。
  • 男朋友要有樓,但最好不要負資產。

因為女人跟高官一樣無理取鬧,所以有條件的單身貴族多如雨後春筍,適婚男女跟香港的財政一樣,儲備多,卻每年出現赤字,即每年結婚人數遠不及選擇獨身的,最終形成社會問題,可以稱之為『結構性失戀』。

15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K 與 W

嵐來信問,為什麼敝網站內找不到有關朋友 K 跟 W 的相片?手記裡也鮮有提及二人,是否我們朋友之間的關係出現了問題?朋友 K 及朋友 W 都是在美國認識了多年的老朋友,只是我近年回流返港,所以沒跟他們拍過相片。而這裡說明了是 Journal,寫的大多是近日身邊發生的雞毛蒜皮小事,美國的新聞舊事則順理成章地未有提及,並非本人把舊友淡忘,請見諒。﹝唉!女人就係咁小氣 …….﹞

跟 K 及 W 的交情可以追溯至九零年初移民的年代。算一算,各自都認識了十多年,能有這樣深交的朋友不多,難得的是他們一男一女,性別跟性格各不相同。論交情,跟男生或跟女生都各有一套學問,幸好我天生的交際能力高,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所以才能在社交圈子中一直混下去。

W 是一位女孩子,跟她認識自九二年左右,一直以來都不抗拒跟女孩子交朋友。年少時,身邊的朋友跟典型的男孩子沒多大分別,一般『腦筍都未生齊』,整天只懂談論著一些似是而非的異性生理話題。因受了信仰薰陶的關係,加上性格使然,都喜愛結交一些比較『正經』的朋友, 反倒對一些不甚正經的男孩子有非典型的抗拒。然而,W 可以跟我談得來,但始終男女有別,她可以是我的知己,但我們永遠成不了『閨中密友』,女孩子們總有一套獨有的交友標準 ── 八掛、傾密計等。而我不太像一個可以傾吐女兒家心事的對象,除非有一天我變得 Cam Cam 地。跟 W 熟絡,但總會有一個距離,因為我不是女孩子。

K 是一位男孩子,認識自九零年頭,然而,他一樣不會跟我傾吐心事,男兒有淚不輕彈,不奇怪。男孩子之間自有溝通渠道,打波、砌模型、玩 Hi Fi、玩電腦等等。男孩子之間都會講義氣,不會跟朋友斤斤計較,不快樂的時候不用跟朋友多說話,摸一摸酒杯底,一切盡在不言中。

不論是男孩子朋友還是女孩子朋友,難得的是不快樂的時候有人替你打發時間。然而,某一年的夏季,他和她相遇了,婚後的 K 及 W找到了快樂與不快樂時候的相處對象,倒是我一下子失去了兩位朋友。從前寂寞的日子裡,找一個他 / 她相陪,義無反故;今天他們必然闔府統請,並附加一件兩歲大的『化骨龍』,開口埋口便是湊仔經。舊日的友情忽然變了質,變得很家庭 feel,這就是現實,是三十歲後該有的生活。

138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愈來愈懶的女人

自古以來,男主外女主內,必定有一個原因。別的不知道,以我愚見,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世界上沒有幾個男人真的喜歡做家務,我便從來未見過,若閣下認識一個熱愛做家務的男人,請告知,薄酬。時移世逆,現代人鼓吹男女平等,男人愈來愈會做家務,女人卻愈來愈懶,若閣下認識一位廿來歲的女孩子很熱愛做家務的話,也請告知,薄酬。

聞說不會修理傢俱及不諳電腦電器的不像『男人』﹝見《Man 的男人》﹞,也說會打理家頭細務的男人很吸引。但裝修佬及廚師見得多,赤膊紋身,粗言穢語,煙不離手,有何吸引之處?餐館是海外華人的主要職業,十個男人中有四個幹過飲食工作。印象中,這類人十分大男人,在外頭廚藝煮得出神入化,但家中的煮食大任卻不屑一顧,還經常批評晚飯如何煮得差勁,菜不懂挑選等等。哈!好一個 Man 的男人。

在美國的華人圈子裡,會做家務的住家男人也不少,因為這些都是新移民生活的一部分,生活比較節儉,什麼也要學,修理書檯、換門鎖、換水龍頭、換電燈泡等等一概也要動手;家裡的家頭細務,洗衫、做飯、打掃等也要包辦。旅美多年練了一身好武功,只是仍然培養不到做家務的興趣,細心地煮了一餐晚飯,不比一個送上門的 Pizza 更令我幸福。然而,一日三餐可以電召,但洗衣服及打掃卻是免不了,一個地拖比啞鈴還要重,身水身汗地『拖』了整間屋,但不能令我幸福。加上我的『寫大字』功夫什為『求其』,乾淨極有限。

『不如請一個工人。』屋主 L 說。但只有一個人住的生活,總不成連自己也照顧不了,但她全盛時期卻有兩個全職菲傭去照顧她一家三口。

『周六下午,妳幹過什麼?』我問。

『看電視、睡覺、洗頭。』她想了一想後含糊地答。

我說得不錯,屋主 L 就是一個典型的現代女性。

136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女人的固執

這一年來,失戀的朋友比較多,間中會有人找我訴苦,尤其是女性朋友。跟她們不太熟,只是她們『想搵個人傾下計』罷了,隨便翻一翻電話簿,找一個半生不熟的朋友,一年也不見一面,冒昧來電,一談便個多小時。我不大懂得去安慰人,然而她們卻並不需要我的開解,她們極其量只要一雙耳朵,要公告全世界那個男人怎樣去待薄她,而我跟本就沒有插嘴的餘地。

我說:『過去了便不要再去想吧!』

自問也覺得這番說話很『行貨』,當時人也該聽了不下百多次。但言猶在耳,她又繼續去敘述她的愛情故事,最後索性由她自顧自地說下去,自己在一旁玩接龍。

近年在這裡寫的東西都帶有一點哲學味道,不認識我的朋友會誤會我是一個愛說教的人,其實自己從來沒有意願去改變他人的看法,這裡經常鼓吹的是『自己選擇自己的路』,自己愛怎樣便怎樣,自己的快樂自己最清楚,不是嗎?朋友 P 的婚期迫近,但她還是懶懶閒的模樣,跟同是今年結婚的健有天壤之別。P 在六月份跟某咖啡店合作搞了一個畫廊,這陣子拼命地在畫畫,結婚的事宜反倒不怎麼上心,看樣子是想簡簡單單地過去算了。皇帝唔急太監急,算我『八卦』吧。

我問:『是畫畫重要,還是結婚重要?』

她回答道:『這是兩個人的事情,只要我們快樂便夠了。』

然後還是每天都在畫,心血來潮,我忽然很想跟她的另一半談一談。

天下間有一種男人,從來都不去理會他人﹝或對方﹞的想法及感受,自顧自地依自己的意思而行,這種男人喚作大男人;天下間有一種女人,也是從來都不去理會他人﹝或對方﹞的想法及感受,自顧自地依自己的意思而行,這種女人稱為正常。這不重要,男女之間的關係,只在乎你情我願便已經足夠。

116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