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專家

隱形專業

有一種情況會令我特別感覺無奈的,就是跟朋友到高級餐廳時,他不斷去投訴那家餐廳的東西貴、『食水深』,然後精明地去計算這條魚在街市賣多少錢、那件牛肉又值多少錢等等,滿以為自己洞悉了陰謀的內裡乾坤,其實是膚淺。香港人就是功利得只會著眼表面,而忽略了深層的專業價值,他們看不出來,正因為專業並不是實質的物件。舉一個例子說,一條粽子的材料有限,不外乎糯米、花生、肥豬肉、蛋黃等等,在街市或超級市場裡都可以找得齊,但為什麼懂吃的食客一定要幫襯九龍城的『新三陽』?甚至千里迢迢地跑去肇慶品嚐?因為在成本之外,廚子的手藝才是最寶貴的,不懂的人只是在『牛o趙牡丹』,當然分不出貴賤。

專業當中,有的顯而易見,有的比較模糊。顯見的例如雜技人 ── 軟骨美女向後拗腰,頭頂碰到地面之餘,還可以從跨下穿過,你還不會多多打賞嗎?但不易見的專業多的是,當中尤以藝術最不令人理解。一幅畫的成本包括畫框、畫布、畫筆及顏料,要算成本的話,實在是便宜得不得了,但一幅畫可以賣數百元,也可以賣數百萬元,當中的方別之處,就是一項虛無縹緲的『藝術』,不是知音人,當然不會明白『數百萬元己經算便宜了』的含意。

當人忽略了隱形專業之後,難免會對那類專業人士冠上不必要的奚落,這是人之常情,連我也不例外,所以在評論的時候必須緊記對筆下人公平。當中有一篇文章我卻犯上了這項錯誤,那是《健身教練》,幸好也是唯一一篇。文章確實是忽略了健身教練的專業,甚至作出人身攻擊,曾經收過相關專業人士來信賜正,特地借此謹向健身教練致歉。那一篇文章犯錯的原因:

  1. 那時候才剛開始寫,年少無知。
  2. 那時候還未有打算把這個地方向外公開。
  3. 因為受了健身中心的蒙騙,不忿付了上萬元的年費後,還要時時刻刻在會內碰著推銷員左 sell 右 sell,不勝其煩之餘,正想問為什麼交了會費後還要樣樣收錢?一肚子便氣發泄了在文章上﹝以後千萬不要得罪寫作人﹞,連帶無辜的健身教練也受了牽連。

雖然已經是兩年半前的文章,但錯就是錯,錯了就要認,我坦承自己的膚淺。

275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看來像很專業的講師

上周四,看到無線電視《新聞透視》棎討大學削減經費的節目,新聞報導一般偏重中立,但新聞評論則不然。對於大學經費的取向,公仔箱有以下論點:

  1. 大學教職員薪酬偏高,福利過於優厚。
  2. 政府對大學資助太高,平均以每名學生計算,足夠保送學生到海外就讀有餘。
  3. 大學設備過於奢華。
  4. 反對削減資助的大學生其實對大學的財政狀況不甚了了,提出的論據也屬言過其實。

立場是暗地裡支持著削資了。

本身是大學教職員的一份子,以上論點雖然確實,卻並非未能解釋。首先,大學薪酬水平較高,這是歷史積累下來的問題,從前大學學位少,大學畢業生少,大學教授更少,要聘請優質的教授,單靠本地人才並不足夠,一是淪為濫竽充數,要不,只有向海外高薪挖角,要人離鄉別井,房屋津貼也要相對提高。第二點,電視台犯上邏輯上的錯誤,辦學成本跟實際學費不能同一而論,香港推行九年免費教育,不收學費並不等於人均辦學成本等於零,以美國為例,各洲政府對院校的資助有別,有的多,有的少,公立大學的資助較多,學費較廉,但不等於公立大學辦學成本比私立的少,以加洲大學為例,質素在云云眾多大學中名列前茅,辦學成本也相對高昂。

第三,電視台對大學教育理解有誤,大學教育並不局限於教學,周遭環境﹝例如 campus life﹞也是重要因素,本地的嶺南大學及教育學院均深明此道,前者鼓吹宿舍文化,後者則運用大學資源去辦了一家幼稚園,局外人模不著頭腦,無他,只因兩間大學都不相信單靠填鴨式教育可以培育人才的關係,政府不明白,也難怪電視台不會明白。美國有許多大學也辦球隊,高薪聘請教練,那末 Stanford、UCLA 等也算是胡亂花費了。﹝註:UCLA 也是公立大學﹞

第四,削資先影響人手,從而影響課程質素,最終導致課程關門大吉。上周,某院校刊登了一則招聘講師廣告,從前講師的最低要求需擁有哲學碩士學位,但因為資格跟薪級點掛釣關係,薪酬下降,人事部只好把資歷要求下調至學士學位,但系主任又要捍衛其學術專業,硬加了一句『Sound knowledge/expertise in the industry』﹝意譯:看來像是專業的﹞,有圖為証,貽笑大方,可惜只是一個苦笑。

206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食經與評論

誰是專業?

『… 在同業劇烈的競爭底下,唯有各自標榜「特色小菜」,一時間煲仔飯、豬扒包、葡撻、走地雞、豬骨煲成行成市,標奇立異,其實換湯不換藥。』 — 見《一個像茶餐廳的男人

這是一個奇怪的社會現象,舉一個例子說,我家附近有家大型連鎖食肆,開業至今,一直標榜為『石頭魚專門店』,但當秋夏兩季黃油蟹及大閘蟹當造之時,口號一轉,變為『黃油蟹專門店』或『大閘蟹專門店』,首次聽聞『專門』可以跟隨潮流轉軚。今天專這,明天專那,水準實在令人懷疑。另一則例子,某日路過深水埗某間燒臘店,也許同業競爭激烈的關係,店主忽然想起專賣走地雞的卓頭。創意可嘉,可惜門面欠奉,店主只是隨便用原子筆書寫『走地雞專門店』幾隻字張貼於門前算了,老字號的商店鼓吹金漆招牌,今天燒臘專門店卻降尊為白紙潦草招牌,專業之說,搵鬼信。

說到底,香港還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天堂,這要追究至從前學位短缺的問題。經濟起飛,專業的需求多而擁有專業資格的人才少,閣下是留洋深造的工程師,他則是學徒出身,幹活了三十餘年的老師傅,你是專業,他也是專業。朋友最近有意聘請一名網頁設計師,特地來詢問我意見,我說,要找一個懂寫網頁的人才容易,但要找一個真正的設計高手卻難,『專業設計』者,十居其九是自行杜撰的,自命一套天馬行空的審美眼光,這到底算不算專業?最後介紹了堂弟洪給她,堂弟老實地說自己不是設計專業,我就是喜歡他這樣誠實。

圖書館管理是一門專業,這並非自己亂蓋的,有專科學校,有專業學位,有學會,有出版研究刊物,也有從業員協會,只是局外人一直不認為這些『執書』或輸入關鍵字一類的工作是專業罷了。平常人對我們存有偏見,我自是十分理解,正等如饞嘴的人多,但真正懂吃的人少一樣。圖書館管理是專業,早已在這裡發過偉論,不想再嘮嘮叨叨地說過不停,反正知音者自會知曉。然而,當每回結識新朋友時,也會毫不避嫌地自我介紹為『圖書館專業』,專業就是尊嚴,人家怎樣看早已管不著,但總不成自己先失了尊嚴。

205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圖書館

運吉證書

我對於學歷的銜頭很敏感,完全是職業需要關係,從事學術界的人就需要接受學歷現實,辦事能力倒是次要。從前香港學位短缺,大學生都成了天子門生,一張『沙子』像科網股一樣價值連城,但香港教育並不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制度,令一批成績強差人意但對讀書有熱誠的年青人出路無門。有見及此,不三不四的海外銜受文憑隨即冒起並充斥市場,只需一萬八千元,便可以在太子道某商廈七樓的美國威爾斯 X 大學完成一個 MBA 學位,証書的價值忽然被濫竽充數的劣質貨貶得一錢不值。直至一天,泡沫爆破,威爾斯 X 大學人去樓空,落弟的讀書人都從睡夢中驚醒過來。一夜間,文憑變成癈紙一張,嗚呼哀哉。

會混水摸魚的不一定是騙徒,每次我到醫務所,總喜歡查看醫生『水蛇春咁長』的銜頭,難得我能夠替名字後的一堆字母解碼。前天跟 L 到過某診所,主診大夫掛起六張證書,但細心一點看,只有一張是學士證書,一張是課程文憑,一張完成課程證書﹝Completion of course﹞,另外三張只是某醫院的入職證明,連入職證明也表起來,濫竽充數的功夫經已練得爐火純青。依我看,真正值錢的證書只有一張半左右﹝依其專業而言﹞。另一次因驗身而光顧的診所,裡頭堆滿了類似獎狀的金牌,光華耀目,但細心一點看,所有金牌均寫著『周生生金行』的字樣,可見他跟周生生的商業關係密切。

曾經開辦職業訓練中心,明白證書有時候跟白紙沒有兩樣,買一張空白的花邊棉紙、用雷射印刷印上相關字句、加一些金字、再按上公司印章,白紙即時價值連城。 IT 界很會玩這樣的花樣,明明是一家普通的電腦學校加一位普通教師,只是跟微軟拿了 MCSE 的代理﹝費用不詳﹞,再跟學生收取上萬元的學費,一張網絡的專業證書,竟然可以比美正規院校的學位文憑。沒有任何學術成份,這是單純的商業手法,也是其成功之道。

香港地近年流行證書熱,收了一堆無無謂謂的證書,十二小時的電腦課程發一張畢業證書,三小時的辦公室安全講座也發一張證書。用之無味卻棄之可惜,統統貼了在檯頭上,比美混水摸魚的醫生們。然而最無聊的要算是政府開辦專為失業人仕而設的職業訓練班,家務助理的課程中有煲湯證書、燙衫證書及湊仔證書等等。o徒氣,但經濟低迷,受訓後依然望天打掛,聊勝於無,有一張證書總好過『得個吉』罷了。

142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人可以貌相

人可以貌相,尤其是精於電腦的人,跑一趟深水埗的高登商場,看一看他們的模樣,廿年前隔著商店的櫥窗,流著口水兩眼發光地瞪著那套 1 比 100 的米格戰機模型的男孩,廿年後也是同樣的人隔著商店的櫥窗,流著口水兩眼發光地瞪著奔騰四號處理器,這些都稱作 IT 人。

傳統的電腦人,或多或少都有強烈的玩樂感,電腦,並不是一件家庭用品,而是一件滿足人類欲望的玩具。若不,為何聲的書房內會有三台電腦?『….一部以前用開o羅….一部行緊 Linux 嘛….另一部要黎上網之馬…..』但還是解釋不了為何彈丸之地會裝有無線網絡,花三千元買一套裝置,為的只是要省掉那條六呎長的LAN線;附設支援 5.1 輸出的音效咭 ,但從來不在電腦放電影﹝assume只有電影才有 5.1 輸出﹞;最要命的是把某軟件由 5.0 版升級到 6.0 版,為要走在科技尖端而升級,但從來不明白那軟件其實提升了那種功能。老實說,電腦給與人的官能刺激,只是局限於數字上的假像,你給他一年百億元的盈利,他給你的電子生活節奏調快了 0.001秒。

近年電腦漸漸普及,加上早年的科網熱潮,修讀電腦變為成功的捷徑,會電腦的人愈來愈多,男男女女,老少咸宜,電腦不再是男人的世界。記得去年上過一課令人賞心悅目的甲骨文課﹝見《甲骨文》﹞,年輕的老師擁有一副我見尤憐的樣子,很難想像她會跟流著口水兩眼發光的 IT 人混在一起,在深水埗擠迫的一角同樣追逐著虛擬的理想。

自從當了圖書館員後,電腦已經不比我家中的日用品重要,『P4三激』不再令我心動。久而久之,朋友漸漸忘記了我本身是一個電腦專業,當電腦有問題的時候,每每不來過問我的專業意見。無他,誰會想到圖書館員會懂電腦?然而我總會經常提醒他們說:『我電腦有兩個學位,不信我,你還可以信誰?』但他們仔細打量過我的外表後,覺得斯斯文文,沒有流著口水兩眼發光,看來我還是不夠專業。

10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電腦

免費資訊

一個問題可以值多少錢?《百萬富翁》的成功在於遊戲的規則很簡單,每答對一條題目後可以獲得獎金,答得愈多,問題愈難,獎金愈多,沒有時間限制,也沒有其他對手來挑戰參賽者出局1,單純地以知識換取獎金的遊戲。其實圖書館員都是答問題的高手,美國便開始流行以 Information Specialist ﹝資訊專業﹞來專稱圖書館員。我們的職責,就是以最可靠及全面的資源,來給與一個答案,這些資源及專業費用可以價值不菲,比起《百萬富翁》的終極問題有過之而無不及。

自 1995 年起,互聯網搜尋器一直是圖書館的最大競爭對手。互聯網搜尋器方便易用,但要冒上可靠性的風險,資訊從互聯網上取得,但那網頁的作者是誰?是那兒的權威?他的資料來源出自哪兒?許多情況下,我們都冒不上這個風險。年前接過一個關於某大出版社的市場佔有率調查問題,我提議以憲報內公報的書刊目錄作分析,但對方覺得麻煩,希望互聯網有相關資料,典型地以時間來換取資訊質數,若其公司以此數字來衡量來年的投資方針的話,跟在賭場內買大細沒有分別。

大型投資銀行都有 Equity Research﹝資產研究﹞部門,先資訊後分析再加上評估,來決定以億元計的投資動向,資訊的準確性成了關鍵。學生時代用互聯網搜尋器作主要資訊來源或許可以混水摸魚來騙一騙教授的分數,但關係到公司的利益大前提底下,誰都負不上錯誤資訊的責任。一個很顯淺的道理,但大部分人都不明白。

近年愈來愈多收費資訊服務,收費由解答每問題 2.5 美元至 200 美元不等2,較複雜的問題會以多個問題單位計算。也有自助資料搜尋服務,文件搜尋費用可達每份 20 美元或不限搜尋次數的 50 美元月費,只是一分錢一分貨的分別。認識一位退休圖書館員,閒時接一些學術資料搜集工作,每一次的收費視乎撥款而訂,由數千至數萬美元不等。

可靠而有用的資訊以往都並非免費,生活在享有免費公共圖書館服務的社會環境底下是市民的福氣,這樣的幸福就是一直不知不覺地存在著,只是你察覺不到罷了。

  1. 以快而準出線後起計
  2. 有興趣可向下列網站瀏覽
    http://yahoo.liveadvice.com/
    http://answers.google.com/
    http://www.intota.com/

86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圖書館

專家話

西藏有一種叫「天葬」的宗教禮節,跟敝居的螞蟻們有異曲同工之妙。不知何故,敝居最近常有螞蟻肆無忌憚地出沒,但沒有「橫行」,卻總愛爬上茶几的玻璃面上,「典兩下」之後死去,每每弄得茶几屍橫片野,難道香港的螞蟻也流行天葬這玩意?去電相詢某專家意見,答曰: 「新界有蟻有咩奇怪?」但為何只有我家的螞蟻有這樣的怪癖就不甚了了。再問滅蟻高見,答曰:「 找一隻活的蟻,然後跟蹤至巢穴,直接放蟻葯進蟻窩,一於斬草除根,不留活口。」下次我再遇見螞蟻進行天葬時,大概先要替其急救,再大叫一聲:「咪『訓』 啊,屋企阿媽等緊你開飯㗎。」看看能否令其起死回生並乖乖地「帶我返屋企」。

另一種專家,是自稱愛情專家的專欄作家,文章專以「踩」男人的大女人主義為主。拜這種專家所賜,女讀者讀後往往會把男人弄得死去活來。昨日,讀到一遍散文,謂筆者喜歡用剃刀為男人刮鬍子來測試忠誠度。我想,假若有人用一柄剃刀「項住我條頸」,這樣並不代表愛情,這是打劫。

63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