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手信

買手信的哲學

跟圖書館協會到吉隆坡一遊,各式各樣的交流活動,把四天的行程安排得像俄羅斯方塊般密密麻麻,只有回程當天偷得半日閒,大夥兒便利用這個空檔去觀光及買手信。要我在吉隆坡買手信,首選必然是茨廠街的肉乾。然而,『買肉乾』這個看似簡單的任務,卻給現代的巿場學包裝成一個很複雜的決定。首先,肉乾有雞肉、牛肉、豬肉、鴨肉;有原味或辣味;有普通、有特選;有散裝、有大包裝;有即燒、有預先包裝的;有普通裝、有禮盒裝:還有,同款買量多的有折扣,但買量少的可以多買其他種類。其實買手信永遠是行程裡最累人的節目,就像《Hurt Locker》的男主角在危機面前往往表現果斷,但偏偏在超級巿場裡卻為了一盒 cereal 而猶豫不決。

買手信是一門人生哲學,要先學懂不去計較平貴好壞,這樣才不會事後才後悔為什麼不多買一點雞肉乾,又或者後悔沒買辣味的,因為遊客在一個不熟悉的地方購物是必定吃虧的。朋友在吉隆坡超級巿場裡先買了一盒馬來西亞朱古力,後來在 Pavilion 的專門店看見同款但不同大小及包裝的朱古力。經一輪腦肋筋急轉彎的心算後,發覺平均每百克買貴了幾毛錢馬幣,大呼不值。幸好他在機場的免稅店裡找不著同款的朱古力,否則小弟身上僅存的那片血壓藥,恐怕也要解囊相贈。

425

《Hurt Locker》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

手信

穿梭港美兩地,最頭痛要算是買手信,送禮是一種藝術,總希望受禮者歡喜之餘,也要帶點意想不到;頭數次花盡心思,搏得朋友歡喜之後,總為下一次加添壓力。

其實帶手信回美不難,事關香港人生活多姿多彩,每隔數月便有新奇的玩兒流行起來,一向潮流慢熱的紐約華僑們,當然趨之若鶩。然而,帶回香港的手信卻難買得多,現今資訊發達,加上港人運輸及翻版行業蓬勃,美國熱門的貨品,不是早登了陸,便是早被『翻』了。例如一對從美國買的半新Nike 球鞋,早日便發現在旺角只賣三分二的價錢。可是還有更差的,我哥曾經買過一些以自由神像作招徠的紀念品,回家一看,竟在底部貼上『Made in China』的字樣。

4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