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灣與鴉片戰爭

上回說到鰲洋甘瀑理應位於糧船灣及萬宜水庫一帶(見《鰲洋甘瀑與西貢的關係》),但大多數人則認為在香港仔華富村腳下的瀑布灣。然而,根據《新安縣誌》的香港地圖記錄,鰲洋甘瀑跟赤柱及紅香爐(銅鑼灣)等港島地標還有一段距離,所以個人認為鰲洋甘瀑不應在香港仔。

最先提及鰲洋甘瀑在香港島的是著名學者許地山先生,在其 1940 年著作《香港與九龍租借地史地探略》中提及鰲洋甘瀑的位置相信就是香港島。同一時期,香港亦流傳『香港八景』,與新安八景分庭抗禮(原因新安八景只有鰲洋甘瀑及杯渡禪蹤在香港)。香港八景當中的扶林飛瀑就是香港仔的瀑布灣,理所當然地,大家便把鰲洋甘瀑及扶林飛瀑連上等號。而瀑布灣亦曾是西方商船東來汲水的熱門之地,合乎鰲洋甘瀑的條件。

然而,個人認為鰲洋甘瀑和瀑布灣其實是兩處位置不同、甚至時空不同的地點。鰲洋甘瀑最早出現在康熙版的《新安縣誌》,而同時期屈大均的《廣東新語》亦曾有提及,兩書出版年份約在 1670 年左右。然而,當時正值遷界令,清廷強制沿海居民內遷五十里1,違抗遷界令是殺頭大罪,更遑論南來遊覽鰲洋甘瀑,所以其實際出現年份應該再要推前起碼五十年至一百年。如果計算糧船灣州一帶水道最早的使用記錄,甚至可以追遡至宋朝2

相比之下,英國人要到清朝道光年間才開始停泊在香港一帶水域。瀑布灣最早的記錄是 1748 年英國人  George Anson 的 《Voyage Around the World》,而最早的瀑布灣畫像是 1817 年 William Harvell 的《The Waterfall, at Hong Cong》3。鰲洋甘瀑與扶林飛瀑,兩者其實相差逾二百年。

其實早在十六世紀,葡萄牙人已經開通了跟中國的貿易海路,當時西方船隻停泊在黃埔古港4(不是香港的黃埔船塢),而葡萄牙人又在澳門建立了立腳點。當時林則徐的奏摺提到澳門說:

『查各國夷商來粵,貿易貨船俱進黃埔,而坐莊商夥多僦居澳門,探行市, 清賑目固在此,而操奇贏,通詭秘亦在此,是澳門實為總匯之區。』5

所有商船都會直接駛到黃埔古港,但不合法的勾當(例如鴉片)則落腳在澳門,伺機走私入中國,所以在十八世紀以前,英國人不會到香港汲水停泊。後來因為英國人大量傾銷鴉片到中國,清政府頒下一系列禁煙旨令,林則徐搜查鴉片一直搜到澳門的煙館,除了禁止洋人售賣鴉片及禁止英國人經商外,甚至禁止英國人登岸,也禁止葡萄牙人在澳門收留英國人。英國商船唯有駛到珠江口的伶仃洋停泊(大約在香港島以南的水域),以躉船在公海進行鴉片交易,所以英國商船到瀑布灣汲水,應該是禁煙以後的事了。

故事發展下去,英國人為了強行打通與中國的鴉片貿易,開始對香港虎視耽耽,務求建立一個像澳門一樣的落腳點。英國人從印度調動海軍炮轟廣州及沿海城巿,逼令清政府就範,那就是大家所熟識的鴉片戰爭的前奏了。

  1. https://zh.wikipedia.org/zh-hk/遷界令
  2. 見《鰲洋甘瀑與西貢的關係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terfall_Bay,_Hong_Kong
  4. http://baike.baidu.com/view/94995.htm
  5. 林則徐巡視澳門經過》. 香港的失落. 葉靈鳳著. 1970年初版

“The Waterfall, at Hong Cong.” by William Harvell, WaterFall at Aberdeen, 1817,圖片來源

今天的瀑布灣

457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歷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