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塊錢的同情心

能夠在香港買到的衣服鞋襪及日用品,一律都可以在上海找到,所以上海人的衣著都比中國其他地方的人講究。隨著上海人富庶起來之後,衣著愈趨潮流,今時今日到訪上海,我已不能從外表上分出上海人及香港人的分別,也許是我的眼光有問題吧。然而有一點是肯定的,不論我的衣著如何隨便,上海人還是可以一眼把我這個遊客看出來,一路上遇到上海人的注目禮,一路上被三唔識七的人搭訕,彷彿額頭上早已釘著一副『遊客』的牌匾一樣。

在上海的頭一天,在上海博物館遇上了一位老先生,一上來便一輪上海話來跟我談,我只有笑而不答,直至一刻他問我時間,我唯有硬著頭皮說我聽不懂。那一刻,他認不出我是一位外地人。同日晚上,在南京東路遇上一個女孩子,她先問我新天地在那裡,我說不知道,然後她要求跟我一起走﹝她不是說要到新天地嗎?﹞,路上她跟我一直談,我只有唯唯諾諾地應著,心裡在盤算著究竟她知不知道我是一位遊客?我最後還是拒絕了她,跟糾纏不清的女人一刀兩斷正是我的拿手好戲。過後,朋友問我拒絕她的原因,我歸納了以下三點:

  1. 作為一個遊客,不能連基本的自我保護也沒有。
  2.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吸引的男人。
  3. 她不夠靚。

第二天晚上,在唯海中路某段迷了路,在路中心攤開了地圖跟街道名捉迷藏,大模大樣地告訴人家我是一位遊客,但仍然有四位從安徽來的女孩子跟我借電話。我有氣沒氣地答:『妳們看不見我不是上海人嗎?我哪兒有電話可以借給妳們?』她們從遠道而來,旅費用完了,一天沒吃過飯,還要打電話回安徽報平安云云,還把她們的身分証展示給我看,這個故事有百分之九十是假的,但偏偏找不到半點破綻,我只有掏出十塊錢給她們打一個長途電話。十塊錢不是一個大數目,假若她們真的需要的話,十塊錢在她的手裡比在我的口袋裡重要得多。作為一個好人,同情心倒是預了被人騙去的,雖然明知那是一個騙局。

她們接過了十塊錢之後,歡天喜地走開了,臨行前,問我可不可以請她們吃點東西,貪得無厭正是騙局的 rule of thumb,所以我拒絕了。但回心一想,假若她們真的一天沒吃過飯,怎麼辦?那天晚上我才在蘇浙匯叫了兩﹝食送﹞一湯,再給她們十塊錢,她們已經可以在名店買一客蟹粉小籠包分享。但很可惜,他們遇上了一位只有十塊錢同情心的男人,要多了,我負擔不起。

124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遊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