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遊記﹝四﹞

三月十八日,晴

旅行的最後一天,阮囊羞澀,一早用過早餐後便跟酒店退房,順帶討回那三百元訂金。回程的航機安排在下午三時多,餘下半天的旅程百無聊賴,攜著行李,再帶一點病,哪兒都不想走。原本可以上東方明珠電視塔的,卻去了襄陽路服裝市場作最後的『血拼』﹝源於台灣流行的里語,因讀法跟英語的 shopping 相近﹞,買了一個大袋及挑選了一件深藍色的便服。

離開市場,在對面的襄陽公園小休,看見一群老翁在一塊空地地上練書法,吸引了一批過路人駐足觀看,字並不是以文房四寶寫成的,而是用大毛筆蘸飽清水後,弓著背在平滑的石地上書寫,晨光斜照在大地上,筆尖之下泛起點點銀光,街上人低頭欣賞,遇上某某神來之筆,惹來無數讚賞目光。涼風輕撫,不消一刻,筆跡散失在朝霧之中,老人又重頭書寫,周而復始,不花費地打發了一個早上。對於現實的香港人來說,這是無聊,沒有經濟效益,然而,香港正正就是缺乏了這一種元素,這便是文化氣息,也是簡撲的生活情操。

走到常熟路站,乘地鐵往上海火車站,再轉乘機場五線往浦東機場,check in 時是一時多,回港前還鬧了一個笑話,在入閘時需要繳付九十元的機場稅,@#!%&,在旅費剛好用完時竟然冒出這筆意料之外的款項,勞煩本人在櫃員機提款,收了廿多元手續費。

總結來說,上海是一個蠻好的城市,文化及生活高尚,花費便宜,雖然許多居民仍然活在貧窮線下,整體上還是印象較好,只是連日下雨,不免掃興。另外,遊上海是很累的,單遊南京路及淮海路已經足夠把一般人累壞。當然,上海要讚的是吃,要我再遊上海兩三遍也吃它不完,單在豫園已分別有老上海、南翔饅頭店及綠波廊,但正常的遊客來上海只會逛一次豫園吧,怎可能一次品嚐三家餐館的菜色?

133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遊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