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o翕合法化

在一個清談節目之中,發現原來許多政客也是足球迷,李鵬飛、李柱銘、黃毓民、甚至董建華也熱愛『睇波』,竟然足球這樣卑賤的運動也有如此富有學問的擁護者。此文雖題為亂o翕,然本人卻未敢同流合污。足球運動的價值觀被貶低,倒不是主觀意見,自賭波合法化後,打開報章一看,體育版現在淪為賭波版,隨手執起兩個標題:《曼城後防欠默契 ‧博熱刺 4.2 倍冷 W》、《博賓菲加贏波輸盤》,『歐洲盤』佔了九成篇幅,另外半版美少女加 soft 鏡的『正宗』桑拿浴室廣告。足球,你話 cheap 唔 cheap 嘞。

賭波搞了一段日子,我一開始有便表明立場反對。最令我擔憂的是青少年賭博問題,有關當局謂『馬會只接受十八歲以上人仕投注,並不構成青少年賭博問題』是掩耳盜鈴之舉。賭波一合法,遺害馬上立竿見影,青少年是足運的主要支持者,如今到各大書報攤看看,竟然找不出一份報章的體育版是完全倍率 free 的,現在他們能接觸足球運動的渠道就只有這些波經版,耳濡目染,賭波在青少年圈子裡漫延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社區開始對賭波有微言了,當中不乏一些長期的足運支持者,他們投訴『波盤』以外的體育新聞一概欠奉。舉例說,已退休的曼聯神話人物白賴仁笠臣蒞臨香江,來匆匆去匆匆,球迷要用放大鏡才找得出相關新聞。最打錯算盤的要算足球總會,一心希望賭波能夠刺激香港足運,誰不知現在的傳媒報導香港聯賽消息比分類廣告還小,大眾對球賽改期一無所知,老球迷在旺角場撲了空,還惹來港聞版的伙計大肆評擊足總宣傳不足。

傳媒持有言論自由的上方寶劍,在出版界橫行無忌,賭波規範化了,但誰來規範波經?年前《突破》停刊,足見健康雜誌的市場局限,不良讀物氾濫,只有靠讀者自行判斷好壞,雖然成立了報業評議會,但總覺得似花瓶居多,遠不及廣管局對電視及電台的監察效率。

最近我曾向報評會投訴太陽報八月十八日的兩篇報導《高比唔做乖仔加入戰團‧NBA淫賤夢幻隊好打過正牌軍》及《 球星玩一夜情屬家常便飯》,筆者以高比拜恩『涉嫌』的性罪行美化為『…又不是甚麼殺人放火的大罪…』,並謂『…女事主卻似乎亦有一廂情願的嫌疑(唏!這些是有名的球星呢!而且他們又年賺過千萬美元)…』,頭一次讀過一篇報導後會令我火滾,女人在筆者的眼中,竟然卑劣得像妓女。

個多月後,投訴仍然不甚了了,筆者依舊逍遙法外,辦報的不論政治如何偏向,但總要道德正確。昨天《突破》停了刊,今天波經可以充斥體育版,難保明天的報刊不去鼓吹性罪行,香港雖有言論自由,但遇上傳媒亂o翕,為了捍衛道德與尊嚴,我必會挺身而出。

18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食經與評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