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港

口傳歷史與真相

常說百多年前的香港只是小漁港,不是大城巿,開埠前的文獻記錄相對地少,所以本土掌故研究主要依靠原居民口述歷史,但去轉述一個故事容易,要尋找證據去否定一個家傳戶曉的傳聞則十分困難。舉例說,某天遇上一位健談的的士司機,竟然跟我談起本土地名典故來。他告訴我一個傳聞,謂堅尼地城本來是一座圍城,所以用上『城』這個字來作地名。我對這個傳聞不置可否,原因是堅尼地城 -- 前三個字是外語譯名,已經說明是殖民地以後才命名的地方,是否能夠有像九龍寨城般的『圍城』格局呢?直覺上我十分懷疑該傳聞的真實性。

堅尼地城最早出現在 1886 年 8 月 26 日的《憲示三百三十一號》1,乃第七任港督堅尼地填築了西區岸邊土地而命名的。舊香港地名比較少用『城』這個字,導至的士司機誤會了堅尼地城的『城』跟九龍寨城的『城』是同一意思。然而,這兩個『城』在英語上其實是不同意思的,堅尼地城的『城』是 Town,而九龍寨城是 City。『城』在本土地名來說比較罕見,但殖民政府卻十分愛用 Town 這個字(今天已修正譯名為『巿鎮』),例如小時候課本上的『衛星城巿』便是 Satellite Town。相信當年英國人集中在中上環一帶活動,新填海的堅尼地城位處偏遠,成了當時的『衛星城巿』。

另一個例子要說群帶路,話說舊香港有一條群帶路貫通港島南北,在大潭水塘仍然可以看見舊路碑上『群帶』二字2。或許大家不認識群帶路,但引申而來的『阿群帶路圖』3則不會陌生。在《香港為什麼叫香港》中談及:

起初英國人會僱用當地水上人帶路,當地人稱該處為『香港』,實際是指石排灣一帶,但英國人卻誤解為整個島稱作『香港』。

相傳這位水上人叫陳群,英國人為紀念阿群帶路的恩惠,特別把這條山路命名為群帶路。直覺上,這個典故十分『流』,很難想像當年英國人會為一位漁民而命名一條重要的道路,所以故事另有一個版本,令『阿裙帶路』更具說服力:

話說英軍登陸香港時,因水流問題,登陸失誤,飄到香港仔附近石灘,登陸後無法去到預期的『佔領角』位置,好生徬徨,此時有一個蛋家婦人叫阿裙的,為他們帶路,走一條迂迴曲折的山徑,漸入佳境,結果英軍抵達目的地,升起第一枝『米字旗』令佔領香港大功告成。4

在《瀑布灣與鴉片戰爭》提及,英國人在登陸以前,已經在香港仔一帶活動,對香港的地理環境瞭如指掌。再說,也想像不到征戰連連的日不落帝國士兵會落得如斯膿包,飄流到十公里外的香港仔已成困境,他們怎樣打下印度、菲律賓、馬六甲等地呢?這個傳聞當然不可信,但難得的是歷史學家許地山及吳昊相繼記載過,既然資深文化人都『確認』了,大家便信以為真。當初港英政府也對這個傳說深信不移,更設計了阿裙帶路圖的殖民地標誌,以突出華洋共處的和諧。這個『典故』當然逃不過有識之士的法眼,歷史學家翻一翻典籍,原來《東莞縣志》及《新安縣志》已經有裙帶路的記錄5,比『陳群』及英國人登陸香港還要早幾百年,舊殖民地標誌最終在六十年代被正式廢除6,但香港紙幣上的阿裙帶路圖卻一直沿用至八九十年代。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堅尼地城
  2. http://members.gotrip.hk/article/index.php?id=30354
  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阿群帶路圖
  4. 《艇妹阿群帶路佔領香港》. 香江騎呢錄. 吳昊著. 次文化堂有限公司. 2009年版
  5. 《裙帶路與阿群帶路的傳說》. 香島滄桑錄. 葉靈鳳著. 中華書局. 1970年初版
  6.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87026

舊香港紙幣上的阿裙帶路圖

46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歷史

香港為什麼叫香港?

朋友知我對香港掌故有研究,發短訊來問我香港名字的來歷,說是他兒子的幼稚園功課云云。這個問題有簡單答法,也有複雜的答法,因為香港名字的來源沒有確實的記載,再加上英國人殖民前後的總總因素,『香港』這個名字,雖然不足夠寫一篇論文,但要寫篇千字的博文卻是綽綽有餘。看來幼稚園老師要的是前者,但不知她心目中的答案是什麼,十之八九應該是『因為香港從前長滿沉香樹』這類答案吧。

其實以『香港』來指整個香港島是英國人命名的。『香港』第一次出現在較為重要的公文上,是英國人要求清朝割讓香港島的《穿鼻草約》1,那是後來有名的《南京條約》的前身。在此以前,香港島只是一個無名字的島嶼。『香港』這個地名本來是指香港島西南石排灣及附近範圍,包括薄扶林、今天的香港仔、鴨脷洲北水道、黃竹坑及壽臣山一帶,早在明朝的《粵大記》已有記載香港這個地方。因為當年香港普遍盛產沉香樹,而沉香具有商業價值,商人便把沉香木經石排灣出口到內地及東南亞等地。遷界前石排灣的香木船運生意十分蓬勃,所以得名香港,即出口香木的港口,而石排灣附近一帶的村落都稱為香港2

有趣的是,既然『香港』只是指石排灣一帶範圍,為什麼英國人會把整個島誤稱為香港?在《瀑布灣與鴉片戰爭》中提及,英國人因為禁煙緣故,被迫停泊在伶仃洋外海,他們經常到薄扶林取水及補給。起初英國人會僱用當地水上人帶路,當地人稱該處為『香港』,實際是指石排灣一帶,但英國人卻誤解為整個島稱作『香港』。後來英國人發覺這個錯誤,但又不便更改島名,便把原有的香港改稱為『香港仔』(Little Hong Kong)3。再後來,英國人以當時英國外交大臣鴨巴甸勳爵(Lord Aberdeen)命名香港仔,Little Hong Kong 便正式改名為今日的 Aberdeen 了。

  1. https://zh.wikipedia.org/zh-hk/穿鼻草約
  2. https://saveaquilaria.wordpress.com/土沉香和香港得名之由來/
  3. http://rthk.hk/elearning/littour2012/r3_book03.htm

明朝《粵大記》書末的〈廣東沿海圖〉中出現『香港』地名。

45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歷史

不一樣的香港

旅美多年,許多人問我回流香港的原因,其實連自己也不甚了了。好像是一天忽然想回來,便買了單程機票回來。其實,我是一個很懶去改變現況的人,當年在美國辭去銀行的工作,回來當一個圖書館員,不單純是只為『想改變環境』的原因,而是許多大大小小的機緣做就而成的。

回來香港後,發覺香港比外國可愛得多。我常對紐約朋友說,只要管得了一宿三餐、衣食無憂,香港真的值得回來。香港地方小小,有最繁忙的商業區、有優美的海灘、有古色古鄉的行山徑。說來真的要多謝前港督麥理浩,把郊野公園範圍的大片土地給保留了下來,令許多傳統的客家村落得以保持原貎。這些年來,沒去過圓方,IFC、朗豪坊、APM 也只是偶然路過,但我卻走偏全港大小山路,只要有路的地方我都會去,除非有危險及自問體力應付不了的路段。

從海外回來的朋友愛找我作嚮導,因為我會帶他們去感受一個不太一樣的香港。當旅客要到太平山頂看維港景色時,我卻偏愛到大帽山頂;肥鵬每次來港愛吃蛋撻,我卻鍾情鹿頸的走地雞;人家愛看青馬大橋,我卻愛看白泥夕陽下的西部通道;旅客愛到星光大道,我卻認為萬宜水庫東霸更吸引。

跟著我遊車河的海歸朋友,都像愛麗斯夢遊仙境一般,轉眼間去了一個不太真實的香港,又說不清自己身在何處。為免朋友日後記不起到過的地方,我唯有用 iPhone tag 過不亦樂乎。不知就裡的人,還以為我中了面書毒。

424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