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

阿虫有一幅畫,主題稱作《靜》。這幅畫很簡單,只有一點和一個『靜』字,充分顯現了一個畫家想表達的意境,令人看上去感覺很『靜』。因情生畫,因畫而見情,這便是藝術,不一定難懂,也不一定要大學畢業飽讀群書才看得明白。

我常說電腦的布林邏輯並不切合現實的需要,以阿虫這幅畫而言,構圖很簡單,但已經足夠超越任何電腦能夠計算出來的境界,例如什麼叫『靜』?我們可不可以把『if 靜 then ……』這樣的邏輯編寫出來?或許『寧靜』可以,但附帶上的安靜、平靜、恬靜等意境則不能表達。布林邏輯是存在主義論的忠實擁躉,它只會明白『有』與『無』的分別,不能理解中國哲學裡頭『無限』的境界。在《靜》之中,第一個層次代表沒有聲音,但在更深的一個層次上,『靜』才是另一個無盡境界的開端,畫家沒有告訴我們那是怎麼樣的『靜』,但你不難發現他所表達的意境根本不是突顯聲音的存在與否,而是從更超然的層面去看,是寧靜,但也是安靜、平靜和恬靜的境界,從『無』擴展至『無限』的意象空間,阿虫用的就只有一個淺綠色的圓點。

從前比較執著真實與虛構的問題,一直相信真實才是重要的,直至一天了解到『無』及『無限』的哲學關係後,整個世界也因而改觀,然後發覺『無限』是無處不在的,例如無皇管、無錢、無女朋友、無專嚴、無飯開,一概都是『無』,但『無』的背後都擁有『無限』的意境空間。例如某君告訴你:『自從 x 走了以後,我再也沒有認識其他的女朋友了。』同樣是『無』,但背後則包含了痛苦、無奈、寂寞、懷念等百感交集的情懷。一天,你女朋友氣得不得了,她不願意接聽你的電話,她一直沒有跟你說過一句話,恰似暴風雨前夕的平靜,這個『靜』,你多麼渴望只是一個寧靜的境界。

30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