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故事

近來為新居事宜張羅,忙得不可開交,顧得了網站的更新,卻沒空為這裡找新靈感,為免脫期太久,唯有做一次文抄公。

早前聲寄了一份電郵,關於一個複雜得接近「痴線」的故事,讀後「得啖笑」之餘,卻表達了羅輯正確但實際不可行的例子,這種 Logical Error 在程式設計上卻並非陌生。

註:原著的情節有些不太合邏輯,我略為修改了,故事的完整性卻盡量保持原貌。

一九四五年,一位來路不明的女嬰被棄置在克里夫蘭的一所孤兒院。「珍」在孤獨和落寞中長大,不知道她的親生父母是誰, 直到一九六三年的某日,她莫名奇妙地愛上一位流浪漢。正當珍的際遇開始好轉時,災禍卻接踵而至。她懷了流浪漢的孩子,流浪漢卻不見蹤影。

在複雜的生產手術中,醫生錯誤地為珍進行了變性手術,讓「她」變成「他」。最後,一位神祕的陌生人,從產房中綁走了她的孩子。 經歷了這些打擊,被社會排斥,被命運嘲笑的「他」,變成了一位酒鬼和流浪漢。

珍不但失去了雙親和愛人,連自己的孩子也失去了。到了一九八0年,他走進冷清的「老爹酒吧」,向鄰桌的一位老人說出他悲哀的一生。老人答應協助他重拾遺失了的過去,老人的真正身份是一位神秘的科學家……。

他們兩人進入時間機器,老科學家把流浪漢留在一九六三年。流浪漢莫名其妙地愛上一位年輕的孤兒,後來讓她懷孕了。 老科學家卻前進九個月,從醫院裡綁走女嬰,然後棄置於一九四五年的一所孤兒院。

另一方面,流浪漢被遺棄在一九六三年,回不了未來,後苦心研究科學,希望另外研製一部時間機器。十七年過後,機器雖然研製成功,但畢竟垂垂已老,終日以酒為伴,並經常流連「老爹酒吧」…….

故事完了,絕的地方是整個故事的角色為同一個人﹝除醫生外﹞,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幻想力及組織能力。

5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