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爭

最近被一位女孩子稱讚,謂我的『開車風度』很好,很禮讓、不發脾氣,最重要的還是不說粗話。事實上,男人都很懂得掩飾,尤其是在『追女仔』的階段,要看清楚男人的人面獸心,最好把他放在一輛氣虛體弱的小車上,再要他在放工時段把車開到中環一帶,他的潛藏性格及其 usual language 便會馬上暴露出來,萬試萬靈。一個人在開車時的脾氣好壞,可以在響號的次數裡看出來,話說駕駛者只會在兩種情況下響號:一﹞示警、二﹞鬧人。舉例說,一輛車在危險的距離底下切線到你的前頭,你在他切線時或切線以前響號,這是示警;若你在他切線以後才響號的話,那是純粹『唔忿氣』地鬧人。事實上,我開車的時候很少響號,不會鬧人之餘,在安全的情況下,還會特地把車子放慢,禮貌地讓他切線,這就是『不爭』。

我不爭的性格,源於小時候的霉運,十足翻版大雄一樣,學業成績不佳、運動細胞不發達、也常常被人欺負。從那時起,我已經把勝負成敗看得很淡,求學被迫不去求分數,因為根本沒什麼分數可言。記得中二那年,我曾經在《如何做個好學生》的作文裡寫著:做好學生的首要條件是『問心無愧』,老師特地把這四個字用紅筆圈起來,以示誇獎,但文章仍然被評為不合格,只能嘆一句無可奈何。

在現實生活裡,爭與不爭,難定優劣,就好像在旺角開的餐廳跟在鄉郊經營的茶水店的分別,視乎你追求怎樣的生活。我相信不爭才會脫俗,才能享受欲望以外的快樂,就是因為不爭,人才不會計較付出與收穫、生命裡平白少了許多敵人、不爭才能當上熱愛的圖書館員、還會純為學習而去唸研究院。然而,正因為這個是 musical chair 的社會,任何東西都要『力爭』才可以『上遊』。錢、事業、前途、女人,不爭的弊處就等於在平價店人頭湧湧的櫃檯前讓人先買,往往會『執輸』收場。不爭之前,其實需要先要看破紅塵,跟和尚原來只有一線之隔。

不爭原是老子的哲學,對後世的思想影響深遠,我們常常教導人要內斂謙卑,孔融讓梨而非孔融爭梨;佛教跟耶教也分別於爭與不爭,佛家主張隨緣,不會向蠻荒土著傳教,也不會派人到街上『邀請』善信上彿堂。近年內地把不爭政治化起來,所謂『槍打出頭鳥』,林彪、劉少奇、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誰爭了上位,就愈被批得狠,最懂得不爭的是周恩來,文革前後一直袖手旁觀,才能夠在政治風暴中明哲保身。最近李鵬飛先生為封咪事件而上了立法會解畫,他退下來的原因,正是因為不爭,不論是不想爭還是不能爭,總之他跟他的朋友現在都『鬆了一口氣』,反觀其餘兩位名嘴,他們一直都有種為民請命的使命感,不爭,或許會令他們活得更痛苦。

26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