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

朋友認識一位老中醫師,我問清楚了地址,打算在開學前調理一下身體。朋友反問:連我這位理科出身的旅美華人也會相信中醫?言下之意,指中醫學予人很不科學的印象,奇怪我這位唸數理的人,竟然對中醫藥毫不抗拒。我解釋說,中醫學其實有科學根據。以針灸為例,直接刺激皮下神經,比起西方物理治療所採用的推拿、熱敷、超聲波等方法直接得多。而中醫藥經千百年臨床實驗,要是效果不彰的話,理應早被自然淘汰了。

中醫學背負『不科學』的指控,原因是中醫學理論確實不很科學,換一種說法是:現代的科學仍然未能理解中醫學所屬的非數理範疇(見《感性狂想曲》)。以小弟初見中醫的經驗為例,已經充斥著許多不太能夠以數理科理解的辭彙。

那天,中醫師一邊摸著脈,一邊淡淡然地問:

『有無覺得口淡?』(『口淡』即是味覺敏感度下降的意思嗎?)

『沒有 ….. 』我答。

『有無脷黃?』

『吓?!』

『申條脷出黎睇下喇。』醫師見孺子不太可教,索性自行判斷。

醫師再問:『咁有無發夢?』(有什麼關係?)

『有。』

醫師忽然定一定神,看來對這個答案很感興趣。

『我睡不睡覺都愛發夢 …… 』我繼續說。

醫師似乎不太欣賞這種幽默,忽然面色一沉,氣聚丹田,右手使上八成功力。我怪叫了一聲,隨即把餘下的說話吞進肚裡。

『腎脈弱!』醫師卻輕描淡寫地說,一派『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的風範。

最後,醫師贈了幾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詞彙:胃寒、脾虛等等,開了一堆什麼三尖八角的藥方。

老實說,中醫這門千年學問,跟女人一樣,只要相信,門外漢永遠不會明白。

42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