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橋

有誰知道九曲橋的由來呢?從 A 點跑去 B 點,都要人左走三步、右走三步,重覆幾次才能走到目的地,有違中國人要合乎『經濟效益』的common sense。正因為二十世紀建成的青馬大橋並不是迂迴曲折的,猜測大抵也不會是力學的原故,那麼築起九曲橋的的理由是什麼呢?這原來還是一個值得思考的人生哲學。

印象中的九曲橋不多,上海的豫園和杭州的西湖各有一道九曲橋,其實香港也有一道古色古香的九曲橋,那是位於大嶼山的龍仔悟園,小時候去過但印象模糊,近年則謝絕遊人探訪,甚是可惜。無獨有偶,所有的九曲橋都是興建在湖上,湖中築有一座亭子,九曲橋就是連接岸邊與湖心亭的那道橋樑。九曲橋的目的,並不單是為了給遊人走到湖心亭的方便,而是要遊人在過程裡頭細心欣賞湖的境色,彎彎曲曲的,就是要你不要趕、不要匆忙。不知道香港一天會有多少個旅行團到杭州西湖的九曲橋旅遊,但可以肯定的是,團友十之八九都會三步兩跳地跑去湖心亭,貫徹『我來到了、我看見了、我征服了』的心態,沒有真真正正地去領略過築橋者的真正含意 ── 細味西湖曲院風荷、斜陽夕照。

我並不是地下鐵路的擁護者,因為地鐵就是香港人的縮影:只求目的﹝地﹞,而且要快、直接、平,這樣最合乎經濟效益,但沿途除了看著人家的腳趾之外,我也想不出有什麼風光可以細味。我每早乘火車上班的時候,都會選坐左邊靠窗的位置,如是者,我每天早上也可以飽覽吐露港、大埔、沙田、大圍等景色,不另收費。近年地產巿道蓬勃,靚景價值連城,但火車上的 sea view 卻無人一顧,因為在南下的火車上,左邊的位置往往晨光刺眼,所以乘客都寧願擠在右邊。這就是香港人了,在晨早的火車上,只有睡大覺的乘客、也有對著鏡子練書法的 OL,偏偏就是沒有人有興緻去細賞沿途風光。龍仔悟園最終關上大閘,實在怪不得主人家拒客門外的冷漠,自從青馬大橋落成以後,物流比以前暢旺,貨車每天風馳電掣地開往赤鱲角機場,經濟百廢待舉,連帶香港人的步伐也愈行愈快。今天的人都忙於跟國際巿場接軌,己經再沒有人懂得欣賞九曲橋了。

29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