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牛蛙、黃道蚜蠅

年前,拿了微距鏡頭到尖鼻嘴拍下一輯蜜蜂特寫照,並興高采烈地拿給龍友們欣賞。誰不知,朋友看後哈哈大笑,說小弟擺了個大烏龍,把玩了大半天的那隻小動物根本不是蜜蜂,學名稱作黃道蚜蠅,跟蒼蠅屬同科,鬧了一個笑話。

黃道蚜蠅長得像蜜蜂,完全是基於適者生存﹝Natural Selection﹞的生態公式下產生出來的品種。記得大學時期唸生物課時解剖過牛蛙,碩大的身軀,腦袋卻只有筷子頭般大小,極其量只是一個中樞神經系統,只能對周遭萬物作出本能反應,根本不能夠思考。這種本能反應足以令牛蛙懂得在危險的時候避開,在安全的情況下休息及覓食。若然牛蛙遇上了黃道蚜蠅,在本能上只道是蜜蜂而不去打擾它們,黃道蚜蠅就像披上狼皮的羊,每天得以在虎口下偷生。

動物世界是單純的,它們對這種本能是百分百服從的,所以牛蛙及黃道蚜蠅都可以在同一處土地上共存。然而人是懂得思考的動物,萬事卻因為一個腦袋而變得複雜起來。你何曾見過牛蛙會坐在一旁煩惱:『今晚食乜餸好?』但人卻會因為粵菜吃多了而想轉換口味,跑去嚐嚐日本菜。正因如此,人一生總得要經歷一兩次食物中毒,才算得上是完人。假如人只憑本能去生存,少了要求,少了選擇,生活能否變得簡單?煩惱又會否相對地減少呢?也許人真的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明明垂手可得的幸福不懂得去爭取,卻偏偏要到蜜蜂群裡到找黃道蚜蠅,沒來頭地去碰上一鼻子灰。摩菲定理﹝Murphy’s Law﹞說明:『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均會出錯。』歸根究底,都是人類犯賤之過。

39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