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鬧劇

P 來信說,我最近變得嚴肅了﹝原文為 serious 也可譯作認真或穩重﹞,老朋友對我有如此評價,委實令我吃了一驚。橫看豎看,除了穩『重』﹝weight 也﹞外,我跟『嚴肅』一詞跟本風馬牛不相干。印象中只有兩次曾被評為嚴肅,第一次是新移民時,樂理班上某黑人同學說我性格嚴肅。無他,那時候不諳英語,她的說話我只能聽懂一小半,我的說話她也只會聽懂一小半,為免尷尬,還是扮 cool 為妙,所以換來了『嚴肅』的印象。另一次是朋友中 Y 姐姐對我的看法,Y 是唸大學時比較年長的一位同學,歷閱較深之餘,加上當教師的敏銳觸角,她對我的性格作了一個前無古人的大膽判斷。

說真,嚴肅是從來未有過的事,但卻比任何人都要認真,辦事能力不過不失,但處事方式則略偏輕浮,這並非人人認同,尤其著重傳統管理方式的上司,這類性格的人倒算是《笑傲江湖》中令狐沖的不拘小節一類。我的一套生活哲學可以容許在小事上放鬆一點,反正是同樣的廿四小時,與其唉聲嘆氣地去幹活,不如快快樂樂地逆來順受。但大事上卻絕不可以含糊,以工作為例,說笑歸說笑,但總不能拿前途來開玩笑。只是一些並非從工作上認識的朋友,相處時都是天南地北地一輪胡扯,相交以『唔正經』的時候居多,所以了解我是性格認真的朋友不多,其實不難看出,單是一份為了理想的堅持便非常人能及。

P 一直以來認為我是輕佻的人,這很合理,因為 P 正是上述的一類朋友,但 P 最近了解到我雙子座雙重性格的另一面,這也不奇怪,因為 P 是這裡的常客,而這裡正是我心靈深處的避難所。一直以來,都是朋友中的開心果,卻鮮有流露內心的感情,近年的情緒自制力已臻化境,不快樂的時候也要快樂﹝見﹞,究竟心情是好是壞,連自己也模糊起來。

一直不鄙吝自己的幽默感,施比受更有福,很享受令身邊人快樂的成就感,但有時候也會覺得累。厭倦了扮演小丑角色的時候,會選擇一個人躲在家發呆。人生如戲,我的人生極其量是一齣又一齣的鬧劇,觀眾像蚊子般在我身上一絲一絲地吸取快樂,曲終人散後,依舊人去樓空,等待的,只是落幕後仍願意令我快樂的一個人。

14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