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過後

李柱銘議員訪美之行惹起左派人士不滿,他一直堅持民主是理想,但商務部副部長安民則斬釘截鐵地說:『這是休想。』理想跟休想,前者是成理的,是符合希望的;後者則剛好相反,廣東話俚語當中有一個貼切的說法:『早抖』。

在歷史上,當理想面臨失敗之時,理想會演化為狂熱,有的最後胎死腹中,有的卻把理想實現起來。以辛亥革命為例,1911年10月,因一次革命黨的軍火意外,清政府搜出了重要文件及黨員名單,各地革命黨要員旋即紛紛被捕,國父的民主夢瀕臨幻滅邊沿,這卻迫使革命軍提前在武昌起義,最後結束了中國二千多年的君主專制制度。孫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值得堅持,值得狂熱,只是歷史上『休想』過後還能成功的個案不多,拉登、巴勒斯坦武裝份子、愛爾蘭共和軍、車臣革命軍等等都是要注定失敗的,典型的理想狂熱份子,瘋狂得去自我傷害,發動損人損己的恐怖襲擊。

台灣大選塵埃﹝未﹞落定,成為了茶餘飯後的話題,常常有人問我擁藍還是擁綠,我說民進黨是台獨的象徵,在政治正確的大前題底下,這個問題早有一個既定的 model answer,不答也罷。但有一點卻是肯定的,就是大原則『兩岸只有一個中國,這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定不能令台灣人就範,國民黨的方針是安撫中央,避而不談,相反陳水扁則老實不客氣。在全民投票的機制下選出了陳,比人民大會堂裡選出中央領導人的理由淺白得多,原因只得一個:『民意要連宋早抖,也要中央的『政治一國、經濟兩制』的謬論早抖』。今天,國親聯盟在休想後立即發難,但我擔心的卻是一天連中央也來向『一國兩制』發難。

愛一個人隨時會令人泥足深陷,理想跟休想之別,完全取決於同一段情所包含的人數到底是單數還是雙數,當理想淪為絢爛的幻想之時,便早該臨崖勒馬。失戀的狂熱份子,難保一天不會在休想過後變得失望、瘋狂、發難、自我傷害、損人損己。

23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