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國的包容

從前跟女朋友經常吵架,在十萬個為什麼當中,其中一個原由是因為我愛得不夠愚昧。有時候 她跟本是在無理取鬧,但我一概都要站在她的一邊共同進退,不論她跟上司、家人、朋友、甚至購物時跟店員的爭拗,我都有義務在行動上支持她﹝例如幫口鬧人﹞。只是愛還愛,我就是不能不把愛放在理性之上,在於理不合的事情上,我還是選擇捨愛取義。

最近美國的火星探索有新進展,似乎掌握了火星曾經有水的証據,這是航天史上的一大發現。今天,我忽然想起了楊利偉,中國人去年飛上了太空,圍撓地球轉了一圈後安全返回地面,同樣是航天史上里程碑,只是我一直想不出遲了四十年的航天成就有何鼓舞之處?今天中國人才剛剛跑出了大氣層,美國人已經登錄了火星作研究了,先不讓成就沖昏了頭腦,中國的航天技術其實還有很長遠的路去追。

然而,我們因楊利偉而自豪,並不全是因為航天技術作了重大的突破,民族之情其實佔了大多數。聽清楚,是中國人的火箭載著中國的宇航員上了太空,『中國』是主,『宇航』還是其次,用 Made in US 或 Made in Russia 的火箭有什麼問題?為什麼要由零開始地去研究航天科技1?在外國人眼裡,我們其實是十足的自戀狂。

我愛我的民族,但愛得不夠愚昧,所以我還不能夠把民族的熱情凌駕於學識之上,這都是多年來在美國生活時,被潛移默化的弊病。美國本身是移民大國,弱勢社群人口龐大,新移民混雜並各自劃分彊界,唐人街、小意大利、小墨西哥、小旅宋等等,甚至白裔人其實也是二百年前來自歐洲的移民,美國人沒有強烈的民族意識,因為『美國』不是一個民族﹝極其量是國家主義﹞,這個歷史背景令許多美國人都崇尚大同,對不同國籍、族裔、宗教甚至政治思想作寬大的包容,這是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裡 United 的理念。在孫中山的思想當中,這才是共和國中『共和』的根本。

 

  1. 這是從無線電視的特輯中,訪問內地航天科學教授所說的,特輯暗示神洲一號的技術其實是俄國的複製品,因為從新研製不合乎經濟及科技發展效益云云。

23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