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六四

昨日《經濟日報》的社評如此說:

『… 北京要有效制遏台獨,有需要調整政策,加強壓力,最重要的一張牌就是表明,台灣一旦宣布獨立,台海免不了一戰;要這張牌有效發揮作用,更必須令美台相信,北京有動武的準備、能力及決心,絕不讓阿扁有任何偷雞的可能,亦讓美國深刻了解,放縱阿扁便要面對與北京開戰。

此舉有雙重目的,一是萬一台灣宣布獨立,大陸已作好統一準備;二是讓美台明白後果嚴重,不讓台獨分子妄動,那便可如美蘇冷戰時,因雙方核武的威嚇而從未開戰,收到「相信有戰爭,才可免戰爭」之效。因此,未來數月北京很可能有一連串軍事行動,包括針對台海的軍事演習、增強沿海兵力、增加沿海導彈部署等。…』

以戰爭換取和平?這是一個邏輯上的矛盾,也是布殊總統經常掛在口邊的攻伊謊言。文章又引用美蘇冷戰為例,支持『相信有戰爭,才可免戰爭』的謬論,冷戰時期的核彈危機令全世界人心惶惶,科學家早已警告核戰足已毀滅全人類,我們只要少一點運氣﹝或美蘇兩國其中一位領導人少一點克制﹞,地球恐怕已經在六十年代古巴核彈危機中被摧毀。文中還有另一個矛盾:既然目的是『相信有戰爭,才可免戰爭』的話,那麼『萬一台灣宣布獨立,大陸已作好統一準備』又如何能夠自圓其說?

我對《經濟日報》的社評不敢苟同,但這卻是內地的實際民情。細心一看,內地人的極端民族主義逐漸抬頭,稍稍有一點損害國家專嚴的事情便以激進的方式宣洩,例如導彈誤中中國領事館、中國戰機與美國偵察機相撞事件、釣魚台島主權問題等等,每次都會發生六四事件後鮮有的大型集會,但今天的示威者卻明顯地比六四時候的粗暴得多。這種極端的民族主義,跟二次大戰時期的德國、日本及意大利相似,我們應引以為戒。

還有一樣更令人憂慮的行為,就是喜歡訴諸武力解決問題。以兩岸問題為例,攻台並非由《經濟日報》首先提出的,反而近期常常聽見人們在茶餘飯後起哄:『打佢』 。或許我們生活在和平的日子久了,已經淡化了戰爭的嚴重性,打仗像讀《三國演義》那樣輕鬆,自伊拉克戰爭開始以來,你何曾聽過內地發起過純為和平﹝而非反霸權﹞的反戰示威?中央對國內的激進民情置之不理,加上百姓對戰爭欲望抬頭,漸漸便會步上二次大戰的後塵。

要解開極端民族主義的死結,首先要從六四事件著手,正因為中央仍然堅持六四鎮壓是正確的關係,『鎮壓才會穩定』的邏輯必須先要站得住腳,真理歸誰並不重要,在乎手段一定要狠辣,不給反對聲音留下餘地。事實上,近年中央不斷『打壓』異見人仕,貫徹以『打壓』來維持『穩定』的政治方針,正等於虐兒的父母會調教出有暴力傾向的兒童一樣,人民的心態已經開始變質,最嚴重的莫過於道德觀念的否定,天下事抬不過『欺壓』二字,不論是依仗權勢,還是糾眾結黨﹝要是可以召來武警的話更佳﹞,總之『穩定』得住就是好貓。

雖然已經過去了十五個年頭了,但六四的錯誤仍然是要糾正的,除了要為民主運動平反之外,也是同時要把中國的發展的方向重新納回正軌,試想想,要是文革沒有平反的話,在浩瀚的神洲大地上,錯誤依舊延續,獨裁仍然凌駕在道理之上,人民的尊嚴仍遭褻瀆與蹂躪,這樣的國家,如何能夠富強起來?

26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