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與胸圍

非典型肺炎肆虐本港,弄得敏感的香港人人心惶惶,平日儘量避免留連人煙稠密的地方。聞說位於銅鑼灣心臟地帶的皇室戲院上周日正午放映的兩齣電影,一院只有兩人觀看,另一院更加杳無人煙,一時傳為佳話。休閒節目可免則免,但工作卻是避不了,上下班繁忙時間,擠在沙丁魚罐頭的公車上,很難騰出一個三尺的『免受感染』距離來,唯有自備口罩自我保護。性命尤關,口罩迅即被搶購一空,藥房其門如市,精明的小市民,弄來一兩箱口罩擺放在火車站外叫賣:『十蚊三個,十蚊三個,有三層,橡筋有鐵線,舒服透氣。』驟聽起來,還以為她們在賣胸圍。

經一事長一智,原來口罩也會分門別類,更有標準可言。聞說 N95 最安全,此型號迅即被銷清,一時洛陽『罩』貴。因口罩是用完即棄的一類,市場供不應求,認識的朋友無不四出『撲罩』,什麼標準、什麼型號都被拋諸腦後,求其有一塊紙兩條繩的都作濫竽充數,一於有好過冇。我算得上是患病的高危一族,老家跟重災區鄰近、每天都擠在那列自羅湖開出的火車、加上早前自上海感染到的感冒。一個口罩,於我及身邊的朋友都意義重大,所以我對口罩的標準頗為重視。攤販子售賣的貨色不明來歷,總不成把性命都押在這塊白布上。我用的口罩自有購買的渠道,只是買得不多,日子一天一天地算著,省點用,比守財奴還要節儉。

屋主 L 手下眾多,每天動輒要用上五十個口罩。需求多,買得自然也多,好的口罩一早已被沽清,又不放心使用路邊攤販子所售賣的平貨,每天都為找那塊白布而煩腦。今天藥房的來貨失了預算,眼看明天她的工人要冒死『不設防』地外出工作,我獻出了權宜之計,說:

『不如買兩打胸圍,每個剪開兩半當作兩個口罩,用完可以手洗,又可以機洗,循環再用,又環保又省錢。』

她沒話說,看來意見不被接納。

12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