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怕夢到妳

最近醫生經常問我一個問題:『你最近睡得好不好?日間有沒有渴睡的情況出現?』他們要診斷的是『睡眠窒息症』,我如實地說:『沒有。』親友中,我的睡眠規律算最好了,不論是否需要上班,每日必定準時早睡早起,風雨不改。有說這是健康,我說這是勞碌命,連假日也要大清早爬起床來,也許前世是一隻公雞也說不定。

晚上睡得好是上天賜給我的福氣,上了床後,一般不會熬超過十五分鐘便呼呼入睡。我喜歡睡覺,也許是因為我懶,又或許是因為我喜歡發夢之故。記得電視劇《甜心俏佳人》裡有一幕,一位失婚婦人病重,希望可以在睡夢中渡過餘生,原因她在夢裡擁有另外一種生活,有位好丈夫、一雙兒女及幸福的家庭。後來委託 Ally 向醫院求情把她長期麻醉起來,法庭基於人道理由,酌情批準了。夢其實是一種迷幻藥,煩惱的時候可以躲進夢裡休息一下,但長期沉迷夢中會變得脫離現實。《甜》劇畢境是一個故事,它不用交代主角如何﹝在夢中?﹞去支付律師費及住院費,現實歸現實,裡頭只是一個虛幻的國度,夢中的麵包是永遠充不了飢的。

夢是虛構的,但我依舊喜愛發夢,在夢中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難得的是,那裡的境物逼真得咫尺可及,恍惚擁有了夢中的快樂。幾米說:『懷念不等於仍然擁有。』但在一天當中起碼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可以發夢,不快樂的心靈可以略為麻醉一下,有好過冇。

失戀的人需要逃避,腦海中浮著不再擁有的肖象,揮之不去。最好躲進夢中,好令思緒有一個喘息的機會,只是失戀的人經常失眠,多可怕。記得多年前周華健的一首歌這樣說:

『無法忘記,是否所有的點點滴滴和那些醉人卻心痛的故事,就在我儘情哭過之後,我就能入睡後忘記,只怕夢到妳……..』

很悲哀的一個故事,失眠之後,希望哭累了可以在睡夢中休息一會,卻偏偏夢見她。幸好我不曾這樣深刻地愛過一個人,我的夢,仍然可以活在一個快樂的世界裡。

16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