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的婚姻論

萍留言問:『城牆外面的人要闖進去,城內的人要衝出來,這是現代人的婚姻,有何感覺?』只道她是來考我文學,還叫她去翻錢鍾書的《圍城》。誰不知,三日後《蘋果日報》的專欄論及圍城的婚姻論,才猛然發覺這是新興的感情哲學,倒是自己落伍了,耍了人家,今天便以此為題。

近日鄰居新建了一所房子,但跟別家不同,屋子四周築起了一道八尺高的圍牆,看起來像舊時的城堡。只是那時候有強盜、有猛獸,但在廿一世紀的香港,金舖銀行都只是安裝一道堅固鐵閘,家居興建一道圍牆,活像一個水泥建成的籠子,裡頭看不見外面,外頭也朝不見內裡的境況,可見主人對環境的不安已達不可理喻的地步。

一個圍城,目的是要來保護人,好人住了進去,圍城保護城裡的人。然而,警察把季大盜關進圍城裡去,目的則是保護城外的人。一牆之隔,究竟是城裡的人快樂,還是城外的人快樂呢?同一道理,婚姻,可以是幸福的源頭,也可以是不幸的源頭。女人卅歲後的獨身生活令人坐立不安,寧願一頭栽進築起高牆的圍城,渴望在圍城裡可以找到盼望的安全感,義無反顧,不理男人高矮肥瘦、是好是歹。日後的婚姻生活快樂與否?這是只有城裡的人才知道的光境。

然而現代人的婚姻愈來愈喜歡把圍牆模糊化,這邊廂,戀人愛搞同居生活;那邊廂,心血來潮,跑了去拉斯維加斯註冊,一念之間成了夫妻。婚前婚後,離離合合,獨身與否,其實沒兩樣。把圍牆高度透明化,才是現代人的幸福,跟鄰家新建屋子的主人一樣,拆了一道圍牆,境觀才會令人心曠神怡呢。

20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