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鐵奇遇記

狂漢在地下鐵裡燃放汽油彈,幸好沒有性命損失,屬不幸中的大幸。局長高度讚揚列車車長及一名『西裝友』,前者鎮定應對,對事件沒釀成災難有莫大的功勞,後者挺身喝止狂漢,雖然制止不了事件發生,但起碼『dup 左佢一鑊』,大快人心。然而,事件反影了香港人的臨危不亂和見義勇為的精神,這是自沙士及七一遊行後,優質香港人的新典範,值得我們驕傲。及後報章訪問了『西裝友』,對其現代版俠義行為有何感想?他謙虛地答:『沒想過會獲得任何獎勵,事件發生的剎那間,跟本不容許去考慮那麼多。』比起那些自革命時期留下來的什麼『感謝祖國的栽培』或『中華民族的光榮』等陳腔濫調,香港人實在可愛得多。

許多人都害怕蟑螂,怕得要左閃右避,但回心一想,蟑螂弱得一腳便腦漿塗地,其實有什麼可怕?但可惡的神經反射還是每次令我狼狽非常,或許前世跟它有過一段孽緣也說不定。剎那間的反應,跟人的潛在意識有關,『西裝友』是善良的,好得來誠實,也不邀功。去分辨人的善惡,最好把他關在地下鐵的車廂裡,再放一把火,心裡善惡美醜,在剎那間生死存亡之際的所作所為,是如何口甜舌滑也粉飾不了的。

最近聽過一個故事,女孩子去年跟男朋友分了手,約半年後展開了另一段緣份,兩段情,本應河水不犯井水。只是一天,在地下鐵的轉車站跟前度男友擦身而過,一個熟悉的身影,手挽著陌生的臂膀,那一刻電光火石之間,時空交錯,恍似依偎在他身旁的仍然是自己一樣。急忙地趕上對岸快要開出的列車,揚聲器嚮起『下一站係….』,但腦中依舊徘徊著舊日的記憶。隨著列車飛快離站,他的聽音絲絲地流失,直至再也聽不見為止。前後不過數秒,卻換來一臉淚水及一堆不明所以的舉動,她究竟怕什麼?是對舊事還依依不捨嗎?依我說,或許她在潛意識裡想逃,去擺脫那段早該忘記了的緣份,正因為舊事比蟑螂可惡,也比地下鐵狂漢可怕,所以嚇得拔腿逃走。懂了後,下次再遇上他時,何不一腳把往事踏過腦漿塗地,然後大方地彼此問好?

2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