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 vs. 茶餐廳

經濟好轉了,看看社會上的蛛絲馬跡後不難發現。半年前正值沙士肆虐,飲食業生意慘淡,迫於無奈,大酒樓唯有搬出三十八元火鍋『步飛』任飲任食的優惠,但依然乏人問津。半年後的今天,跟 K 去了一家日本餐廳搞的五十八元火鍋任食,景況差天共地,全場爆滿之餘,還要預早兩天訂位,隱約有當年繁華的影子。市民消費力上漲,食肆隨即坐地起價,最近圖書館在籌備年尾的退修會, 秘書向場地附近的茶餐廳問價,九月中他們的到會價目才四十元一位,至九月尾時已漲價五成至六十元一位;再下一城,十月頭向餐廳接洽時,他們又抬價至八十元一位。想發達,不妨考慮投資茶餐廳的股票,入一兩手熱奶茶及奶油多,半個月毛利一倍,比什麼科網紅籌的有更好回報。

然而,市民的消費力上漲跟收入並不一定成正比,百物騰貴,人工照減,這是一個可悲的經濟現象,經濟好轉並非因為我們消費力上升,只是市民悶得荒了,自掏腰包娛樂一下。長此下去,不知這個經濟復甦現象能夠支持多久。前陣子一篇報導,謂一名年輕女律師為節省一元左右的車資,而冒險使用小童車票,因小失大,最後更賠上前途。但令我留意到的是當時人畢業於城大法律系,後負笈英倫修畢法律博士課程,在一間律師樓當見習律師,月入才不過萬二元,比不上地產經紀、IT 人、甚至排隊黨的收人。順帶一提,圖書館員的月薪底價已經下跌至一萬大元,有時候想,書讀得多有什麼用?

讀書人薪金豐厚、收入穩定,這個家傳戶曉的定理,恐怕要由今年起改寫。高等學府之間一直流傳著減薪的傳言,說的並不是早前立法局通過的公務員薪級制的減薪,而是更大刀闊斧的節省開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因為薪金是大學的主要支出,政府早年宣佈削減對大學的經濟支助,幅度比公務員的百分之六減薪要多許多,一眾『讀過書』的員工細心分析,不禁問:『錢從哪裡來?』

身受其害,經常留意有關大學的新聞,一時說院校向富商拋眉眼,一時說收生搶客,各校也不斷搞公開活動,源是開了,節流則只是遲或早的問題。學院全線自動流失及 hiring freeze 已經是不明文的規定,然後靜待誰來率先跟公務員的薪酬點脫勾 ﹝意味減薪幅度不受限制﹞,那鼓無形壓力跟《侏羅紀公園》裡的暴龍迫近一樣。先拔頭籌的是被教統局羅太向其學生呼籲『讀果行唔一定要做果行』的教育學院,首先推出肥雞餐,奈何我們行頭窄,轉行不易,退休計劃吃力不討好。第二位是城大,上周末到了那裡晚膳,碰見跟 L 熟稔的某學系副主任,言談間傳出驚人消息 ── 副學仕計劃減薪兩成,在半信半疑之際,城大於前天對外公佈了此項消息。

今天人人自危,連讀書人也自身難保,鐵飯碗隨時敲得爛,前境並不如火鍋任食般樂觀,不如我們都轉行到茶餐廳幹活好了。

18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