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話

西藏有一種叫「天葬」的宗教禮節,跟敝居的螞蟻們有異曲同工之妙。不知何故,敝居最近常有螞蟻肆無忌憚地出沒,但沒有「橫行」,卻總愛爬上茶几的玻璃面上,「典兩下」之後死去,每每弄得茶几屍橫片野,難道香港的螞蟻也流行天葬這玩意?去電相詢某專家意見,答曰: 「新界有蟻有咩奇怪?」但為何只有我家的螞蟻有這樣的怪癖就不甚了了。再問滅蟻高見,答曰:「 找一隻活的蟻,然後跟蹤至巢穴,直接放蟻葯進蟻窩,一於斬草除根,不留活口。」下次我再遇見螞蟻進行天葬時,大概先要替其急救,再大叫一聲:「咪『訓』 啊,屋企阿媽等緊你開飯㗎。」看看能否令其起死回生並乖乖地「帶我返屋企」。

另一種專家,是自稱愛情專家的專欄作家,文章專以「踩」男人的大女人主義為主。拜這種專家所賜,女讀者讀後往往會把男人弄得死去活來。昨日,讀到一遍散文,謂筆者喜歡用剃刀為男人刮鬍子來測試忠誠度。我想,假若有人用一柄剃刀「項住我條頸」,這樣並不代表愛情,這是打劫。

6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