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者一笑

看過阿虫的一幅畫,畫中有一個和尚坐在一棵梨樹下,全樹光禿,只餘一個老大的梨子搖搖欲墜的掛在和尚的頭上,畫題為『悟者一笑』,意謂懂的人會心一笑,不懂的人看看畫也不妨。老實說,我看得一頭霧水。

自問是一個性急的人,只要一句說話去表達的意思,從不會用超過兩句。加上思路轉得快,忽左忽右,這一來害了我的朋友,往往言談間不明所以。遇過某些情況,跟朋友說了一個深奧的笑話,悟者自會心神領會,非悟者卻不會費神多解釋,去解釋一個笑話之中有何可笑之處,不免畫蛇添足,還是悟者一笑算了。

某位初出茅廬的教師,某日上完了那節中文課後,只見雙眼通紅。原因那節作文課題為「我的理想」,忽然某位頑皮的學生舉手一問:「阿Miss,咁妳o既教學理想係咩呢?」…… 然後教師哭了一場。

這個笑話跟S說了一遍,她不懂,大概是理想早已被同化了。實際起來,只覺愚蠢,不覺幽默。再跟某同事說起,他忽然有同病相憐的感覺,大有同聲一哭的衝動。經濟低迷,這個玩笑其實開不起。

5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