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得轟轟烈烈

在讀這篇文章之前,請讀者先細心地想一想兩個問題:

  1. 何謂愛?
  2. 哪一個愛情故事最令你刻骨銘心?

你想起的是哪個故事呢?是場面悲壯的《鐵達尼》?是令人肝腸寸斷的《梁祝》、《紅樓夢》?是在亂世中的《北非諜影》、《傾城之戀》、《星星‧月亮‧太陽》?還是陰陽相隔的《人鬼情未了》、《情女幽魂》呢?問題是,為什麼我們嚮往的愛情都要死人塌樓、生離死別?真是要有遺憾的才算愛情嗎﹝見《我看張愛玲與〈半生緣〉》﹞?細水長流、無驚無險的愛情故事卻乏人問津,算起來,原來我們都是犯賤的一群。

男女之間的愛情觀不盡相同,男人的愛情多為短線投資,目標十之八九都只有一張床,往後的事情都是見步行步的。女人的愛情都要轟轟烈烈,記得許久之前有位讀者來信對我訴說她的感情狀況,一如多數十來歲的小女孩般,她的結論是 ── 悶。天地間最壞的情人並不一定是花心,反而是木納、不懂情趣的男生。不信的話,找一位女孩子去問一問,她寧願揀選李安納度‧迪卡比奧當男朋友,還是要郭靖呢?曾經蒼海難為水而選後者的大有人在,但選擇前者的一定更多。所以說,女人的愛情是有分婚前婚後兩種的,婚前的最好愛過痛過,婚後的要風平浪靜,亦即李安納度跟郭靖都要。

愛情要轟轟烈烈,愛國都要。翻開近年的報紙,不難發覺最愛國的一群都是激烈的,包括火燒日本國旗的保釣分子、滿口漢奸吳三桂的維園阿伯、還有幾乎釀成暴動的球迷。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一句:『有這樣的國家就有這樣的人民。』並不是出言挑釁,而是一個值得我們反思愛國教育,因為中央一直在默許這種極端的愛國主義﹝見《勿忘六四》﹞。從宏觀的角度去看,激烈的民族主義並不是愛國的表現,日本的右冀分子、極端的伊斯蘭教徒等等,我們不會認為他們所談的愛國是正確的,反而像盲目和沒有理性,你也認同嗎?其實我們怎樣看世界,世界也正在以同樣的角度看我們。一個真正的強國,從來不會鼓勵極端的愛國主義,例如在一個典型的美國家庭裡,妻子是共和黨員,丈夫則擁護民主黨,但雙方從來不會釀成口角,大罵另一方『漢奸』、『賣國賊』、『從父親一輩以經在反對我黨』。因為在文明社會裡,愛國情懷並不是野蠻的。

何謂愛?愛就像一客麻辣火鍋,過份辛辣雖然刺激、難忘,但始終對身體有害無益,盲目追求只是膚淺及自私的表現。愛不該是激烈的,跟男朋友跑上『雙子星號』,站在甲板的最前端之後便應該適可而止,總不會希望它真的向下沉吧。愛國也不是激烈的,輸波、釣魚台、軍機相撞,並不構成愛國者合法地去宣洩、搗亂,等於你愛你的父親母親,但不會為了示愛而去『星佢地兩巴』一樣。

29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