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曾經說過香港人都很忙﹝見《忙碌的人》﹞,從來沒有一刻可以悠閒地生活。最近一項調查發現,多數香港人在放假的時候都愛把行程擠得密密麻麻,九天七國的歐洲遊,每日趕鴨仔般早出晚歸,比上班還要辛苦,香港人的假期就是不能舒舒服服、無所事事嗎?我一直抗拒著香港人的節奏,但回港三年之後,發覺自己的步伐已經愈來愈快,愈來愈夜『﹝目訓﹞』,放工後的四五個小時裡總有一堆雜項令自己瞎忙,整理相片、網站 …… 數之不盡。

最近在讀宗白華的《美學散步》,宗白華是中國近代美學的大宗師,把該書題為《美學散步》而非什麼《掌握美學十八法》或《傻瓜系列之傻瓜學美學》,當中必定有其深意。翻開該書的第一章,如此說:

『散步是自由自在的、無拘無束的行動,它的弱點是沒有計劃、沒有系統。…. 散步的時候可以偶爾在路旁折到一支鮮花,也可以在路上拾起別人棄之不顧而自己感到興趣的燕石。無論鮮花或燕石,不必珍視,也不必丟掉,放在桌上可以做散步後的回念。』

『美』一定在散步的時候才可以感受得到,香港人正正就是缺乏了這種情操,令我們愈來愈不懂得欣賞美。你記得自己上次去散步的是什麼時候嗎?散步必定要自由自在的、無拘無束、沒有計劃及沒有系統的,所以『帶隻狗落街柯屎而且要係九點半前返屋企睇《金枝慾孽》』的不算散步,就好像一首古典音樂一定要安靜地坐在沙發上去享受、去欣賞一樣。我們沒有散步的習慣,徒然令我們錯過了身邊許多的『美』,沒有欣賞過路旁的鮮花或燕石,沒有欣賞過夜空上的明月、堤岸上的燈火,也沒有欣賞過黃葉遍地的秋景。

你有多久沒有跟身邊的人散步﹝注意:是散步不是 shopping﹞?有多久沒有靜靜地凝望著她?欣賞過她的美?這幾天月圓之夜,不妨跟她到城門河畔散步賞月,你將會發覺面前的她比在記憶裡頭的更美:明澈的眼睛像一顆深不見底的水晶石、柔絲般的秀髮寸寸的扣人心弦、加上嘴角令人目眩的微笑,每一分也會令月亮為之動容。這一刻的美,不必珍視,也不必丟掉,留在心上,可以做散步後的回念。

30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