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的圖書館員‧續

上文提及圖書館服務的參考諮詢問題,我館曾經討論過書目查詢問題應否歸納為參考諮詢問題的範疇之內,我是唯一支持的圖書館員。我十分了解同事的見解,這個選擇本身是沒有對與錯之分,好壞只有視乎對資訊存取的執著程度而言。舉例說,遇上一位途人問路,閣下可以向這位朋友指點該走的路線及方向;熱心的,也可以親自帶他到目的地,兩者之間沒有誰做得對或誰做得錯之界定,分別在於服務質素的要求。

我是一個凡事都喜歡去理想化的人。長大後,發覺現實跟理想往往相拒甚遠,兩者之間常常需要作調整,尤其是三十歲後的單身貴族更加要『睇﹝食送﹞食飯』。因圖書館經費短缺,許多服務都可以搞得極不專業,為了跟大院校看齊,只要『人有我有』便算了,質素不值一提。久而久之,從書本裡學到的知識變得比愛麗斯夢到的仙境還要遙遠。多年來,一直都被其他院校牽著鼻子走,畫虎不成反類犬,最後我們都在邯鄲學步。

新一代的圖書館員質素下降,這要怪科技發展得太快,而圖書館服務卻未見追隨,最終構成 Disintermediation 現象。用家越過圖書館員而直接去資料庫找資料,資訊存取的質素固然下降,圖書館員的存在價值也受到威脅。圖書館業這邊廂盡量拉攏逐漸遊離的圖書館用家,鼓吹專業的高質資訊搜尋服務,那邊廂卻不斷發展電子圖書館,鼓勵用者自行檢索,本身存在矛盾。但話說回來,什麼叫作 quality search?從前老師指導我們要常翻 Indexes,現在最常找的卻是全文資料庫﹝full text database﹞,更進一步的是把資訊存取依賴在網上搜尋引擎上。oh my god,圖書館員的專業質素也正在逐漸倒退,再多幾年,恐怕我們連什麼叫圖書館服務都忘得乾淨,一概都去幫襯 Google 算了。

15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