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衣

昨夜在衣櫃的一角,找出一件兩年前買下來的西裝褸,用黑色的衣物袋罩著,早已忘了是什麼款式。被冷落了兩年後重見天日,不知它會否有突發性受寵若驚的感覺。記得那件褸是兩年前在美時一次心血來潮的 shopping 時買的,穿在身上很有新鮮感,但也發覺原來自己已有兩年沒穿過新衣,也沒有認真地為衣物而 shopping 過。

每天不會花太多時間去挑選衣服,尤其是研究「那雙襪有否跟我的手提電話撞色」之類。反之,幾乎是順手拈來一件像樣的衣服披上便算。久而久之,對衣服的要求愈來愈簡單。直至一天,發覺衣物都洗得有點舊,款式老套,加上每星期都有慣性穿著同一件「咸菜」上班時,應該要重新調較自己的衣著品味了。

自己平常都不修邊幅,難得今天穿了件新衣,但卻不知不覺間容許西裝褸上的一個價錢牌掛了整個上午,還以為真的惹來艷羨目光。我並不太喜歡花時間去裝扮,總覺得男人會刻意裝扮自己的都帶三分企圖,例如每次穿得較為整齊的時候,同事總會問:「跟書商開會嗎?」熟一點的會鬼鬼祟崇地問:「見工呀?」年近佳節,最常問的是:「約了女孩子?」

其實我想說,我只是犯了一個正常男人都會犯的錯,就是把其他的西裝褸都拿了去乾洗罷了。

8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