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痴

路過採購部,看見一本《大廈》在書架的一角,靜靜等待著被編目。原來明窗出版社最近再版了這系列的衛斯理科幻小說,剛巧被我們的採購主任寵幸上了,被羅致成為館藏的一部分。廿年後重遇上它,就好像碰上了失散多年的舊情人一樣,人面依舊,只是缺少了當年那份痴情。

記起《大廈》初版時,小弟才剛升讀初中,那時候正值倪匡先生小說風行的年代,受同學影響下,柴娃娃地跟上了這股科幻小說朝流。而我第一本收藏的閒書,正好就是這本《大廈》,自始便養成了對書本的感情,認為 ── 書 ── 要像對待女神般去崇拜、呵護。對於這種陋習,母親大人曾著實跟班主任反映過,班主任一面唯唯諾諾,另一面卻暗地裡問我借閱《環》及《鑽石花》兩本早斷了版的倪匡小說。五年中學生活結束後,家中的藏書己經堆積滿一整個書櫃。因為要負笈海外的關係,不得不把一部分心愛的藏書送給了朋友;另一部分不捨得送出去的,便留了在老家。然而,當飛機還未離開香港領空,大哥已經統統把它們都送到垃圾桶去。

現在,美國及香港兩頭住家,差不多擁有上千本藏書,從莫奈的畫冊到豐田汽車的修理手冊都一應俱存,也不捨得棄掉,偏偏就是再沒有收藏倪匡的科幻小說。偶爾朋友會把一堆雞肋般的工具書送過來,我都一一收下,儼然把我家的書櫃當了難民營。有說『書中自有顏如玉』,但收藏書本總好過後宮佳麗三千,起碼《傾城之戀》跟《人間詞話》不會因呷醋而打起上來。

36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