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常客

韋信自少體弱多病,大多是氣管方面的問體,小時候大概每隔兩個月便看一次醫生,每逢春季秋季的冷暖交接期,總會害一場大病。最厲害的一次要算十六歲那年得了肺炎,需要每天打一支消炎針,不間斷地打了一個多月。旅美期間,氣管上的大小毛病,忽然變得消聲匿跡,只有間歇性的流感。

最近認識了一位年紀相若的朋友,如我一般,體質比一般的年青人差。更甚的是,她是位吃錯了一塊豬腩肉也會食物敏感入院治療的人,認識她一年多一點,留院了三次,大病不計其數。跟某同事茶餘飯後提起,忽然被冷言一句:『為何她總會在約會的時候才入院治療?』唉!誠實的說話總是令人討厭的。

2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