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照鏡的香港小姐

朋友 K 的部門是清一色的單身貴族,大部分都是廿五、六歲大學畢業的女孩子,擇偶條件接近天方夜譚,屬於單身高危的一族。加上 K 為人什為八卦,經常主動替人穿針引線,所以她問我最多的一個問題是:「覺得某某怎樣?不喜歡的話還有其他選擇。」口吻跟夜總會的媽咪一模一樣 。

我愈是推卻 K 的好意,她便愈懷疑我會北上尋歡 ,更斷定我到四十歲後必定會返內地「滾」。這是典型的 Stereotyping ,不只預先歧視了未來的我,還歧視了內地婦女。不知從何時開始,內地婦女統統跟「北姑」混為一談,不論是否從事不道德行業。

身在外地多年,接觸過各地長大的朋友,以內地的女孩子為例,她們給我印象良好,不會像香港人般崇拜條件主義。老實說,那時候印象最差的反而是香港人,崇尚物質享受,穿著冒牌的 Burberry,然後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氣焰,看不起那位從中國內地來的同班同學,覺得他們很土,然後跟「中國人」劃清界線,也許是我遇人不淑也說不定。當真會擺架子的是北京人,印象中我唯一一次被請「食檸檬」的是北京人,她們是地道的京城人,天子腳下的人都有一 副「官款」;上海人很會打扮,每次見面都很色彩繽紛;台灣人較善解人意,男孩子多數會栽在這一類型的女孩子手上;星馬一帶的女孩子都很爽,很容易談得來;也曾跟日本及韓國的留學生交過朋友,她們都有有獨特的擇偶條件,外人很難「插手」。

香港回歸以後,還自稱「不是中國人」的香港人已經消聲匿跡,香港人都成長了,唯一不成熟的是擇偶要求跟本身條件不相稱的女孩子,K 統統給這一類人一個謔稱 ──「沒照鏡的香港小姐」。

8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