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

我支持設立最低工資。然而,支持不代表認同工人『只需』支取最低工資,因為養活自己只是最基本的權利,這就是設定最低工資的原意 ── 一個活著的保證。要是賺取的工資低過這條『活著』的界線,也就是說賺來的工錢也買不了一日三餐,那倒不如伸請綜援算了。

在世紀初共產思想沸騰的年代裡,什麼資本家剝削,什麼工人權益等等,已經是老掉牙的理論。很難想像在香港 ── 這個國際大都會裡仍要爭論最低工資保障的問題。一個活著的保證?come on,這只是飛禽走獸的基本求生條件,人跟禽獸在生活上的分別,是人有更高層次的要求 ── 生活色彩,我們會享受,會細味人生,懂得美。

所以共產主義是注定要失敗的,因為他們討厭繽紛的彩色生活,穿要穿解放裝、吃要吃粗茶淡飯、藝術必須要為工農兵服務,美 ── 屬於邪惡的資本主義。時至今日,究竟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還算不算社會主義?讀者自有見解。然而,中國人有一項陋習,就是認為精神食糧統統都是奢侈品,只是『活著』之餘的消閑玩意,恍惚藝術與品味都是有錢人工餘時候的專利。所以中國人的生活只有兩項目標:『活著』和『更好地活著』。所以四十億元的天幕是奢侈的,不如換上四億噸白米,在孟蘭節期間派過你死我活。

西方跟中國在這生活的取態上有明顯分別,西方人就是賺不了最低工資,也會要求精神上的滿足。紐約一直以街頭藝術表演者聞名於世;法國人視品味為生活的一部分;俄羅斯夠貧窮了,但二百年來一直是鋼琴家及芭蕾舞家的盛產地。也許只有中國人才相信人權只是生存的權利,不需要充實精神上的需要;也許只有中國人才相信金錢主宰生活,多賺錢等於提高了生活質素。我們卻是樂此不倦地沉醉在這黑白的夢境裡。

如何豐富妳的人生?有一個人,他生活潦倒,起居飲食由兄長接濟;他所愛的是一名妓女;他患有嚴重的妄想症;他把星星都畫成了筋斗雲的樣子;他的畫在巿場上賣五分錢也乏人問津。我說,跟他在一起,他能讓妳的生命充滿色彩,連那些土豪富商們也望塵莫及。

痴線,別開玩笑了。

34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