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與女人街

當堂弟得知韋信從未遊過深圳後,便自告奮勇地作嚮導,如是者,昨日韋信便柴娃娃地北上見識見識,並缺了周六那課令人「心動」的甲骨文課。北上前,聽說深圳的衣食住行都價廉物美,北上後,覺得 「價廉」是名不虛傳,「物美」則因人而異,看看閣下的審美目光如何罷了。以韋信的見解,只是一分錢一分貨的關係,或許深圳的各類消費比香港便宜三分之二,但請預期各類品質也只是香港的三分之一罷了。

然而,香港人的通病是重價不重質,對於一張唱片、一個手袋或一部電器,都誤解為「都係同一樣野之馬,駛乜賣咁貴喎,深圳買 XX 蚊之馬」。當閣下能把一件原廠Burberry 手袋的品質與一件深圳翻版手袋的品質之間劃上等號的話,價廉物美之名當之無愧。環顧羅湖城的商店,不是賣翻版CD,就是廉價電器﹝但不敢保證合符國際安全標準﹞,或是翻版名牌手袋等,這些貨品旺角女人街都有。若閣下想找詠黎園水準的食肆或一套 ONKYO 音響器材而又願意付三分一費用的話,對不起,深圳一 概欠逢。

但最令人可惜的是深圳的生活水準也是跟女人街一般「市井」,或許更甚。話說韋信首次在深圳嘗過粗暴的招徠食客手法:交通混亂,不只人車爭路,車與車之間也要爭那個十字路口的「先到權」;走在街上,這邊廂,剛擺脫了那位纏擾的行乞者,那邊廂,街角的馬伕劈頭一句「啊生,要唔要小姐?」;忽然一群「飛車黨」蜂湧而來,問要不要坐計程車。看來香港還有在珠江三角洲的優勢,雖然內地擁有較便宜的營商環境,畢竟並非每位外來投資者也喜歡這樣的生活水準,等於香港人 「開舖」選址也不一定會選擇在女人街一樣。

後記:堂弟問韋信還會否再來深圳,為何不?只要是 expectation 需要調整一下 。韋信樣樣皆能,不著「踢死兔」也可以「踢拖」食大牌檔。以普羅消費而論,深圳仍然不失為一個價廉的地方,等於韋信從不抗拒逛女人街一樣。

3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