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與現實

認識 K 年多,算是回流香港後最早認識的朋友,但自她年頭開始密運後便鮮有來往。前陣子去電詢問關於在香港伸請網頁版權事宜,並交流近況。K 在文化界打滾了十多年,但十多年來極其量都只是在「滾」*。K 起初在某大出版社當編輯,統領某一系的暢銷翻譯小說,認識她時轉當記者並兼職專欄作家,及後辭去記者職位,轉為自由寫作人,雄心壯志地希望出書。我粗略地讀過數篇作品,百般滋味,唯一可以給與的評價是:「咸書一本。」

「這叫前衛,不是色情。」K 立即辨道。或許是文化界競爭激烈,要闖出名堂不容易。學衛慧是血路一條,但跟籍拍三級片打出名堂的女星有異曲同弓之嫌,結論還是「咸書一本」。恐怕是因這四字評語傷了自專心,及後放棄了寫作,找了一份關於洽商版權的工作。

自編輯至文員,K 的事業是有倒退的跡像。「這是現實。」她幽幽地道,並埋怨理想之餘還有生計,從前嚮往離島生活並自置居所,現今轉而迫在繁忙的鬧市當中。問題是長大後不能再任意莽為,但也跟經濟低迷有關。K 確實比從前現實得多了,當見過她的新男朋友後,這份直覺更為強烈。

7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