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

圖書館員一向與人博學的感覺,韋信雖攀不上知識廣博,或許受了恩師的影響*,總認為大學圖書館員該不停進修來切合整體學術需要。畢業以來,從未間斷過學習的興趣,從鋼琴班到健身班,都是跟「裝備自己」 或「學術發展」扯不上關係的科目。自「高級」鋼琴班以後,一直搜集各院校課程的資料,考慮過中醫學入門及中國文學,最後選修了位於鄰近大學的「甲骨文」科。

甲骨文,當然不是指古時刻在龜甲上的文字,韋信才沒那樣無聊。甲骨文是一種能令自己的薪金於短期內上漲三至四倍的專業,有見及此,培訓中心樂於收取高昂的學費,反正同學們「比得起」。上這一類課程,門裡門外的眼睛都帶上一個金錢符號, 為興趣而來的大概只有韋信一個。

於一月報名,四月開課,跟一般新婚的男人一樣,過了三個月的冷靜期後,心情忐忑起來,盼望著開不成班,然後退回學費去吃一頓。然而,課程如期舉行,以後逢周二四六上課,即周二四下班後不能唱 K,周六不得在沙發上半躺半坐地看電視 ;但當年輕「蜜司」帶著甜美的笑容踏入課室時,我的求知欲忽然死灰復燃,勸籲韋信應該珍惜餘下的課程。

*恩師 Estelle Davis 教授,韋信於九零年兼職於紐約市立大學時的上司,擁有三個碩士學位、二個後碩士文憑﹝Post Graduate Certificates﹞,於一九九七年去世時正修讀環境科學博士,詳見:

http://www.ccny.cuny.edu/library/News/CircumSpice/cs54-5.html

3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