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字原來也會忠於原形

現時內地採用的簡化字沿自 1955 年的第一次《漢字簡化方案》,但並非由新中國中發明,許多簡化字其實自古以來都存在(見《地名解說與《漢字簡化方案》的誤解》)。比較繁體字與簡體字兩者差異,一般來說,大部分簡體字都會損害文字本身的意思,例子比比皆是。然而,有幾個例子卻頗為特別,反而是簡化字更忠於原著,更能反映文字原本的意思。

聽 ➡ 听

先來說說『聽』這個字。在遠古甲骨文中,『聽』寫作  ,乃從『耳』從『口』,意謂耳朵聽見他人的說話,若化作今天的文字應為『咡』。然而,到了秦朝的小篆文字則變成了,左邊為『耳』,耳下畫了一位形狀恭敬的人,右邊為『𢛳』,乃『德』的古代寫法,整個字的意思是留心聆聽乃人之德行也。前後二字的解釋是 hear 及 listen 的意思(以英譯為例),可見『聽』被後人額外添加上別的意思。今天『聽』的簡化字為『听』,右邊從『斤』聲(普通話發音)。相比『聽』更貼近原著,但美中不足是缺乏了『耳』這個重點,假如能改為『咡』則更好。

災 ➡ 灾

『災』解作災難,從字型看跟火有莫大關係。在甲骨文中,災寫作,看圖識字,那是屋子發生了祝融之災的意思,跟今天簡化字『灾』的字形一樣。繁體字的『災』源自大篆的 ,『火』上從『川』但加了一畫,意思是斷截了水源。災禍的嚴重性被進一步誇大了,單單生火並未夠災難,火災加上缺水則更為嚴重也。

網 ➡ 网

『網』字不論在甲骨文 及小篆 都十分簡單直接,看樣子就知道是一道網。今天的『網』字源於漢朝的隸書,左邊從『糸』,右邊取其『罔』音。今天簡化字『网』則反撲歸真,回到甲骨文時代的初心。

從 ➡ 从

『從』在古語中的解釋是隨從的意思,甲骨文  是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模樣,那就是隨從走在後面的樣子。甲骨文另有  ,『彳』旁表示二人乃行走中的狀態。後來小篆加上了『龰』,那是『足趾』的意思,畫蛇添『足』地再講一次那是行走當中。簡化字中的『从』減去了『彳』及『龰』,更貼近甲骨文原有的結構。

氣 ➡ 气

『氣』字有一個很有趣的字形演變故事。『氣』字的甲骨文寫法 跟『三』字很相似,所以金文的寫法更像氣流,這個字跟今天簡化字『气』簡直一模一樣。問題是:為什麼後來又加上一個沒有關係的『米』字?原來早在周朝,這個『氣』字另有一個意思 —— 贈送人的糧食,為加強這個字的意思,特地加了一個『米』在中間。為免混肴兩個截然不同的解釋,另外造了一個字『餼』給後者。今天這個『餼』字也失傳了,但仍然遺留了『米』在『氣』字當中,今天簡化字寫作『气』乃撥亂反正之舉也。

隊 ➡ 队

最後壓軸要講這個『隊』字,這個字的故事實在太  Juicy。『隊』的甲骨文是 ,左邊是俗稱『斧頭邊』的『阜』字部首,意思是高山;右邊代表一個頭朝向下的人,整個字的形意就是--跳崖,所以另外有一個寫法是 ,跟今天簡化字『队』有九成相似,假如能把『人』字倒轉便更完美。也許你會問,為什麼『隊』跟跳崖會連上關係?其實這是『墜』的本字,隊伍的『隊』只是延伸出來的意思,試想像一件物從高處墜下,散成一堆碎片,那就是一個群組。一個打仗的群組就是軍隊,一個打球的群組就是球隊,一個玩音樂的群組就是樂隊,如此類推。小篆 棄用『人』字換上『㒸』乃借用其音,『隊』的本音是『墜』,有說跟豬(豕)有關,那是一個誤會。

47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