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生命一個銀碼

人生的價值觀因人而異,但不想「cheap」到去給與一個銀碼。屋主 L 從前跟我是同事,因服侍不了那位令人聞風喪膽的上司而毅然離開圖書館行業。前天飯局談及近況,謂最近跟某大型花店作 Project Manager,興致勃勃,還跑了去社區中心學插花。認識 L 是位有理想的人,中學畢業後做了接近十年的圖書館助理,半工讀完成了學士及碩士學位,好不容易才當上圖書館管理員,為了「一啖氣」而放棄理想,「一啖氣」的價值有多大?

那次飯局也談及一段舊事,話說 L 跟某大學圖書館館長關係稔熟,當時 L 要「過檔」我館時,她曾以高職挽留,但免不了要成為其下屬,因不想朋友變成賓主關係而相拒好意,但卻間接成為今日當插花生的結果。也是為了一啖「義氣」而失去理想,義氣的價值又有多大?

飯局中有一位身職保險從業員的朋友把凡間一切俗務給予銀碼,從保險業的角度來看,原來失業、生病、離婚等統統有一個銀碼。話說有一項殘疾保險,斷右手值六萬、左手值四萬、單眼值xx、腳趾每隻值xx、手趾每隻值xx,鄰桌聽了還以為我們在販賣器官。我貪婪地問:「身故可獲賠償多少?」,答曰:「假若每月供千多元……〈下刪數百字〉……死後可獲賠十萬美元。」實際點說,一條命的價值原來買不了一層樓, 若保單只會賠償八十歲前身故的話,歲月黃昏的生命更加不值錢。我打趣地說,難道要七十九歲跳樓才令生命更有價值嗎?朋友無言以對。

6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