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君子

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論語 9‧18﹞

我從未見過有喜好德行尤如好色的人。早前攝影會談論起大哥的艷史來,順理成章地提起他那一句名言:『我只係犯左係男人都會犯既錯。』庸俗之輩聽後掩著半邊嘴淫笑,正人君子則大呼不值,說他貶低了男人的專嚴。大哥好歹是個傑出青年,也是代表香港的旅遊大使,所講所作所為,均影衰了香港的青年一輩。以今天的道德標準而言,『好德』二字已經 out,不如改作『吾未見如此好色者也』更合潮流。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論語 15‧19﹞

君子只慚愧自己沒有能力,而不怨恨別人不知道自己。七一剛過,這句說話十分應景,只是孔夫子沒有提供解決方案,未能十全十美。不如改作『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不如掛冠求去,大快人心。』

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論語 15‧20﹞

到死而名聲不被人家稱述,君子引以為恨。每年的七一授勳名單中,總會有一兩個名字令人莫名其妙,受勳只是董班子的圍內遊戲,大家都心照不宣。中指議員黃宜弘去年獲頒金紫荊星章,今年則有葉國謙及霍震霆議員;此外,翻查名單,原來曾憲梓、徐四民、霍英東、李嘉誠及六七暴動策劃者楊光先生都曾得過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我們不禁問,他們替社會作過什麼貢獻而獲得受勳表揚?從前君子的名聲不被人家稱述,君子引以為恨,但今天名聲被稱述的,也不見得會德高望重到哪裡去,與其同流合污去當偽君子,不如做個真小人。在今年初地鐵縱火案中喝阻縱火狂徒的『西裝友』政府政務主任季詩傑,反常地謝絕了特區授勳,這才是君子之道。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論語 15‧21﹞

君子要求自己,小人要求別人。買樓負資產、教師超額、名嘴封咪、公務員減薪、沙士失控、經濟下滑,若為了要當君子而去沉默,寧做小人。阿董伯,唔該你一係改善施政,一係下台,好嗎?

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論語 15‧23﹞

君子不因人家一句好話而提拔他,不因他是壞人而鄙薄他的好話。『敵人擁護我們要反對,敵人反對我們要擁護。』這是誰說的?時至今日,毛主席的哲學仍然根深柢固於中央的政治裡。如上文,因『言』而受勳的親中人士大有人在,民主派卻從來未有受勳過。反之,旦凡民主派所說的都是說三道四、唱衰香港、不愛國、搞獨立、漢奸、支持台獨 …… 這些都是『以人廢言』。

論語己經過時了,還是君子都已經死光?今年雙春兼閏月,有情人終成眷屬,不幸被淘汰出局的男人,失望但堅持君子不奪人所好,多偉大。好人總該會有好報的,不望被人稱述,只想晚上孤枕不會難眠,月亮沒有陰晴圓缺。

27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