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自然與不自然

麥當努最近有一則廣告,大意謂她們的漢堡包很美味,秘訣是採用了百分百的純牛肉,只加少許鹽及胡椒粉,廣告標榜的是『天然純正』,絕無加料。我覺得這個概念很奇怪,全世界的廚藝都主張採用適當的調味料及烹煮技術才能把食品弄得好,唯有麥當努大有卓見、絕不加工。試想,一天到餐廳用膳,廚子說:『我係街巿買舊牛肉番o黎,乜都無做,就咁煎熟佢上碟。』你不投訴才怪。

香港人對『天然』這兩個字愈來愈崇拜,接近宗教般的狂熱,奉信『天然』一定有益,『不天然』一定有害,從來也不問原因。這個觀念是錯的,君不見每隔一斷日子便傳出某種『天然』產品吃壞人要回收?『天然』一定好嗎?香煙、烈酒也是天然製成的,但不見得對身體有什麼好處。然而,相比起煙酒,『天然』產品的成份要還複雜得多,盒上列明的中草藥名稱中,十居其九都不會唸,更遑論判別好壞,香港人卻敢於身先士卒,照吃可也。

香港人煮即食麵時都捨不下那包味精,我很懷疑現代人是否能夠脫開科學加工而生活。單以一份『百分百的純牛肉』為例,我們可以輕易點出種種人工元素出來,例如疾病預防疫苗、牛糧、飼養環境、甚至基因改造等等。許多人一聽見『改造』二字便聯想起愛登氏家庭裡頭的科學怪人,這又是一個錯誤的觀念。自從有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後,基因改造便沒有停止過,由配種到移植,無一沒有基因改造成分,為的是要求禽畜植物快高長大、克苦耐勞、又或者肉質鮮美,身邊許多農產品己經『改造』了幾十年,我們要回歸自然,看來要捨棄的不只是即食麵裡的調味包,還有那又香又甜的加州橙、每日上山下山的騾仔、還有那塊『百分百的純牛肉』。

在環保的革命中,上訴得最強烈的要算塑膠業。數年前,他們曾在美國拍攝了一輯電視廣告,內容描述一位心臟病人在醫院裡被搶救的情況,從輸血、吊鹽水、針筒、手套、氧氣罩以及一堆電子儀器等等,一個一個鏡頭都說明了塑膠對社會的貢獻,令一眾環保人仕無言以對。我們作為地球的一分子,固然有責任對保護大自然出一分力,但盲目的環保實為矯枉過正,完全的『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自然』也未必是壞事。

30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