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

福無重至,禍不單行,不止沙士在廣洲重臨,最近禽流感也相繼在東南亞沿海一帶爆發,無獨有偶,它們都『變種』出現。敏感的香港人嚇得紛紛避之則吉,新春期間避免到廣東及東南亞一帶旅遊,上餐館也不要點野味及進口雞。除了病毒可怕外,『變種』二字也令香港人聞風色變,因為變種,才有 H5N1 出現;因為變種,果子狸的感冒菌才能在人體裡肆虐。一提起『變種』,隨即想起《變種特工》﹝X-Men﹞裡狼人的那張猙獰模樣﹝雖說狼人是忠的﹞,連帶肇慶裹蒸『粽』也避諱地少吃了,寧可信其有嘛。

然而,並非所有變種都是壞事,香港乃文化沙漠之都,古典音樂一直沒有市場,後來一隊英國女子組合『Bond』打破了香港人的文化冷感,以弦樂四重奏混入搖滾樂的元素,再加上金髮美女坦胸露臂,變種古典音樂以另一個模式包裝後,立刻被普羅大眾受落,紛紛在尖沙咀及旺角的 VCD 舖門外播過不停。自此,麻甩佬對融入了羅西尼歌劇序曲的《Victory》留下深刻印象,聽古典樂之餘,不忘想起了四位演奏家的小提琴及性感內衣,倍添情趣。繼『Bond』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在日本竄紅的『女子十二樂坊』,把中國民族音樂演變成現代味道,馬上又攻佔了各大影音店的電視機,一群街頭觀眾,因又有『新女登場』而鬧哄哄地圍了起來。一曲《自由》震懾人心,琵琶、二胡、竹笛、古箏和揚琴,五樣樂器及十二位女仕,沒有玉臂肚臍,但勝在個個年青貌美,一樣『養眼』。

也許人生活在一個模式太久便需要變一變,九七前後,經濟逆轉,政府美其名為『大範圍經濟轉形』,說得坦白點是『香港經濟好境不再,認命吧。』只是九七之後,市民不單生活質素下降、連帶言論自由、政治自由、港人自主權等相繼倒退,經中央高層一再『強烈挺董後』,也是坦白地說明一句:『香港政治好境不再,也認命吧。』然而不明白的是,當『大範圍經濟轉形』的時候,政府要求市民同甘共苦,但當社會普遍地要求加快民主步伐之時,為何領導人還要厚顏地堅持小圈子選舉的把戲?我們應該明白到這是時代的巨輪,音樂會變、病毒會變、政治也可以變,社會要是變了種的話,誰都不能夠瞞得住、攔得住。

2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