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田少吧

立法局選舉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看各台的辯論會,候選人針鋒相對,質詢、揶揄、搶白、搶咪、迴避、遊花園,十足一個人性的舞台。不諱言,敏感的問題都富挑戰性,但面對方法應該是接受、解決,而非一味逃避。候選人既不想得罪選民,也不甘示弱、認錯、轉軑,唯有選擇『答左等於無答』的回應方式,這是最拙劣的做法,候選人立場閃縮,叫選民如何把政策大事交托其手?畢竟關係到香港未來四年的發展,心水清的選民除了要仔細審閱候選人政綱之餘,還要認清誰肯去承擔責任。

這類型的辯論會其實都千篇一律,候選人立場不外乎左、中、右三派,口徑統一,如無新的花邊新聞﹝是『抹黑』還是『真相』仍屬未知之素﹞,論壇也不會有什麼新意。在一眾候選人當中,值得我留意的有三人﹝但留意不等於認同﹞,分別是港島區的黃錦輝、新界東的田北俊及曹宏威。因為他們的政治論調跟一般候選人略有不同,娛樂性十足,好比白粥上所灑的一點鹽,雖不足以充飢,但足夠令沉悶的論壇帶上一點味道。

參選並不是一場『玩玩下』的遊戲,當中所花的財力、人力、物力、精力不計其數,對於沒有政黨背景、也從來沒有絲毫勝算的黃錦輝來說,他的參選實在令人模不著頭腦。當港島區的第二線席位由李柱銘、蔡素玉及何秀蘭爭個頭崩額裂之際,他要突圍而出,總不能靠愛國、民主、廿三條。要在遊離票中殺出一條血路,他的政觀必定要與別不同,以『投保可以免稅』為例,若撇開其利益的嫌疑,這還是一個蠻新鮮的課題。

相同的理論在曹宏威身上也可以嗅得出來,他倡導的不是『保險救港』,而是『科學救港』,比黃錦輝更加令人模不著頭腦。雖然曹博士搬出『德先生』和『蔡先生』來助選,但實在譁眾取寵、強詞奪理。清末民初時,中國積弱,飽受烈強欺凌,國民鼓吹以『德先生』和『蔡先生』救國,因為西方國家科技發達、船堅炮利,國民希望學習西方科技為己用,引來許多年輕人留學海外去唸工程及醫學。時至今日,香港不再是貧窮的漁港,最迫切的問題並不是科學,曹博士堅信蔡先生救國,只是不知如何用 Phy、Chem、Bi 去解決普選及廿三條立法?有說曹博士可以搶去一部分學者票,看來是對他期望過高了。

自由黨田北俊的政綱一向親中,本無不可,但壞在田少人品有『洗腳唔抹腳』之嫌﹝其實田少的『少』字已經是貶意,跟《胭脂扣》裡頭的十二『少』同出一轍﹞。他說『商界交稅交得多,所以值得向政府拿多些好處』透出了潛在『商人救港』的政治取向,他自己也表明了先要商家有生意做才可以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原來今時今日的香港,還得靠有錢人提拔才可以繼續繁榮富貴。假若你還未有投票意向的話,選田少吧,因為他最會為『支持他的選民』保障『利益』,只有他才會貫徹鄧小平『要一小撮人先富起來』的偉大理念,只有商人治港才可以保證『盡快拿到金牌』比培訓本地運動員重要,也只有他才可以令香港無障礙地繼續賣地、填海、起鐵路、建高球場。只要他當選了,下年度的車牌拍賣會不再是『生生發發』般枯燥乏味,說不定還會加上一兩個特許的武警牌照,價高者得,掛在勞斯箂斯前頭,必定路路暢通、來去無阻。

29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