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信

親愛的 S:

許久沒有通消息了,妳還好嗎?這個假期賦閒在家,看著灰暗的天色,不自禁地想起了妳。今早的雨下得特別的厲害,妳有沒有帶一把雨傘出門?香港這個地方,總是叫人既愛且恨的,相比起紐約,香港的居住環境還尚嫌不及,只是對這兒的感情偏偏是離不開,也留不住。單單是夏季的兩三個月份便叫人惆悵,一下子下一場大驟雨、一下子悶熱得要人透不過氣,還有黃梅天常常潮濕,家裡的抽濕機不停地開著,每天也抽出一大盆水出來。

記得妳從前很喜歡下雨,下雨天總是浪漫的,記得《八月照相館》中永元與德琳在微雨中輕擁;《春逝》中的一幕尚優非常想念恩素,夜深攔著計程車趕去看她,兩人在恩素家門外雨中相遇。回想起來,《八月照相館》跟《春逝》兩齣電影都是跟妳一起去看的,情節都曾經把妳感動得眼泛淚光。劇中的戀人未能白頭到老,恍惚雨就是天上的眼淚。天若有情天亦老,她哭了,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是為了誰而悲慟,會是妳?是我嗎?

年紀愈大,人都變得愈來愈現實了,現在對下雨也少了情感、多了煩厭,也許只是自己的潛意識在逃避。每一次下雨,總會令我聯想到失戀的人生,無論打的雨傘有多大,打傘的人如何矯健敏捷,雨點還是會無孔不入。濕透的半條褲管,倒要一段時候才能夠弄得乾。除非人能夠永遠躲在家,要不,這點人生路上的風雨始終是要經歷的。

自從離開以後,這幾年都是一個人在找節目,心裡的空間都是由行山和攝影充斥著。一場無情的淚雨,令我這點僅存的人生樂趣都要無奈地取消了,唯有呆在家裡閒愁,靜靜傾聴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我的雨天是寂寞的,我想,兩個人的下雨天應該會過得愉快。S,這個下雨的周末妳會怎樣過呢?沒有我有旁邊替妳打著傘,妳的雨天仍然是浪漫的嗎?祝

幸福

韋信

零四年夏

28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