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論屈大均

還有一個月左右,兩年的中國文學課程便結束了,無課一身輕,總算又回復到自由身。最後一個學期修讀了一科與別不同的課題 ── 詞學,幾個月下來,總算略略認識到詞的韻味,每課聽一聽教授『吟詩作對』,委實賞心樂事。最難搞的,要算是學期末那篇論文,哼一哼『心似相絲網,中有千千結』容易,但要為此去『吹』一篇五千字的論文,實在不知如何入手。就像夜闌人靜時欣賞音樂一樣,調暗了廳燈,半杯紅酒,CD 盤裡播著《Don’t Know Why》,甚是醉人。忽然去問 Norah Jones 的感情生活跟廿一世紀藍調創作藝術發展的關係,豈不大殺風景?

那篇詞學論文,就在這毫無頭緒加不大情願的情況下開始動筆。課題關於一位清初詞人屈大均,其實我的研究題目不說也罷,大概也沒有多少人會感到興趣,但想『八一 八』他的兩位妻子。第一位叫王華姜,出身於達官世家的千金小姐,甘願從老遠的陝西跑到廣東去追隨屈大均;第二位史書稱為黎氏,是薄有名氣的女詩人,典型的 才女一名。兩位妻子,一個有錢,一個聰慧,真羨慕死這一代港男。

這位屈大均又是何許人也?既不富有,又唔靚仔。投靠南明流亡政府及吳三 桂,為反清大業經常奔走四方,短短六年間便先後累死了兩位妻子。究竟屈大均有何許魅力,值得兩位妻子錯愛?無他,屈醉心整理地方歷史文獻,四書五經背得滾瓜爛熟,更難得的是作得一手好詩好詞,是一位典型的讀書人。古語有云,書中自有顏如玉,原來古時讀書人是溝女聖手,反觀今日,書中的顏如玉淪為咸書女優, 時移世易,鳴呼哀哉。

37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