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態消費者

自賭波規範化咨詢開始,便聽說有病態賭徒一詞,在賭博上不能自制,都可以稱之為病態賭徒。拜梁富華議員所賜,又有『病態聖徒』一詞,但他沒有進一步解釋,不知道是他在揶揄陳日君主教信主信到不能控制,還是單純地暗示『這個教徒有病』?日前又聽過病態消費者一詞,即慣常不能自制地『洗大左』的一類人,我近日買的東西很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同類。

自 2003 年開始,忽然變得很害怕獨自一個。K 從前也是獨居遠郊,對我的遭遇很同情,並謂人是群體動物,總不成三百六十五日都可以躲在家。當晨早的鳥聲不再可愛時,人便會有想念都市的衝動,獨居的時候很現實,有選擇地一個人是很幸福的一回事,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一個人卻是無比的不幸。這個多星期以來,每天都往外跑,然而男人並非是一種喜歡漫無目的地逛街的動物,每次出門前總得替自己找一個藉口,可以是為了找結他書、可以是為了買巧克力、也可以是為了看畫,每一種借口也要花費。

這幾年都變得很愛畫,原以為看畫會是最廉宜的一種消費,因為等閒一幅油畫連框也要上千元,一起始決定了要揀一幅只有數百元的油畫,預計必定會空歡喜一場。逛了一天尖沙咀,畫看了很多,連文化中心門外的地攤子也要開價四千元,每一筆的顏料也都顯得價值連城,心裡祝願畫家會找到懂得欣賞的對象。原以為當日會空手而回,並已經放棄再逛畫廊,誰不知晚上在某嘉年華會的跳蚤市場,遇上一位落魄畫家經營的攤位,賣著附有營光效果的維港夜境商業畫,在不顯眼的一角卻放著他自己的作品,它們都只賣成本價四百元,一派難得有情郎的脾氣。假若每天也能讓我碰上這樣的運氣,我寧願選擇當病態消費者。

9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