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証據

基本上我這個人很容易受騙,事情只需要表面証據成立,我便深信不疑,從來都不去深究真相。朋友都知道我其實不太笨,只是單純得去夢想這個世界人人誠實。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在沒有理由給我去懷疑朋友的情況底下,我都坦誠相待,可幸一直以來都未遇上過壞朋友,甚至曾經離我而去的紅顏知己。感情錯投,或許她們都沒有欺騙過誰,極其量只是一堆羅生門事件而已。

表面証據不代表真相的例子多不勝數,這種把戲在法律界及廣告界玩得尤為純熟。最近電視台播出了一個歐陸風味頗濃的樓盤廣告,一輛開篷跑車沿著 S 型的山路奔馳,並駛進座落在懸崖邊的古典大屋,一名俊男摟著洋妞倚在露台的欄河上,遙望快要西沉的夕陽。不說不知,還以為是一個旅遊特輯。但究竟這廣告跟那幢座落在烏煙瘴氣的都市內、一梯八伙、一共住了 288 戶人家、看見左邊一戶菲傭在抹窗、右邊一伙司奶們正打著衛生麻雀的住宅樓宇有什麼關係?廣告上的外表吸引,但名不副實,廣告設計師卻樂此不疲,有這樣的觀眾才有這樣的廣告設計師,現代人就是著重表面而非真相的一類人。

P 來信說 Zoe《見一頭不快樂的狗》擁有一雙憂鬱的眼神,但心裡其實快樂。它快樂不快樂?這是一個絕對的是與非問題,因為 Zoe 不能告知我們究竟它 hap 唔 happy,它可以完全合理地憂鬱,也可以完全合理地快樂,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問題絕對可以爭論一千年。我說 Zoe 不快樂,完全是基於外表的証據去判斷它不快樂,我並非一頭狗,當然不會知道它的喜怒哀樂,但將心比己,當我心裡不快樂的時候,必會愁形於色,這是很合理的反應。近年懶得去演戲,不快樂的時候,心裡已經負上了千斤的壓力,那一刻,己經沒有多餘的能量再強裝歡笑去取悅任何人。朋友,遇上我不快樂的時候,請最好 leave me alone。

1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