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員

圖書館員是很多人的志願,無他,圖書館工作很有書生 feel,活像《情深深雨濛濛》裡的古巨基一樣。但他們都普遍誤解圖書館是清閒的工作,每天只是看看書或蓋印,其實圖書館工作既繁重又偏門。認識許多朋友初嘗圖書館工作滋味之後便轉行他去,見怪不怪,圖書館專業需要對書本有興趣及誠意才能夠感受工作上的快樂。去年新春期間,我檯頭便貼了一張「添書發財」的 揮春,當真有這樣的膽量才能稱職。

印像之中,離開了的圖書館員鮮有返回此行業,是對自己的夢想投下了懷疑的一票,也是僧多粥少的問題,其實圖書館的數目有目共睹。以本身的職位為例,上一任的圖書館員離職後跑了去讀神學,想是積勞成疾,對塵世心灰意冷而出家去了。每當有人揶揄我工作清閒時,我總會借此 一喻:「不要忘記我的前身曾經做到 short 咗*。」

屋主 L 對圖書館工作依然興趣濃厚,曾經是主任職級﹝擁有 Librarian 的銜頭﹞,手下兩打,年前離開了圖書館,但一直希望重返書本行業工作。前天拿著一份中央圖書館的職位空缺徵詢我的意見,看一看職位簡介,「月薪 $xxxxx」,一個很沉淪的價錢;「學歷要求會考五科合格」,但 L 擁有一個圖書館科學碩士學位;另外需要「穿著制服工作」。若非男女有別,真想模一模她的額頭,看看是否正在燃燒得很勵害。

* 在此澄清,這是一個笑話,無意去「踩」上一任的同事,私底下她是跟我頗為熟稔的舊同事。

7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