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內的咖啡室

屋主 L 從前是同事,也是當圖書館館理的職務,當圖書館員的首要條件是愛書,終日埋在書堆裡工作的人,對書少一點熱情也不成。某日閒聊,說起退休後的工作,有一部分圖書館員會當業餘的資料搜集員,領一份研究基金,每日喝完早茶後便在中央圖書館搜集某研究題材的文獻,自由身並一年只需工作四個月,多寫意。而我跟屋主 L 所嚮往的退休生活卻非學術工作,而是跟一般的愛書人一樣── 開書店。

外國的圖書館跟書店一樣,設計愈來愈有家庭 feel,拿著一本馬克吐溫的幽默小說,坐在火爐旁的一張沙發上,呷著半杯哥倫比亞咖啡,小心冀冀地咬著從家裡帶來的三文治,不讓半點碎屑掉進書本裡。從前跟健最愛到世貿中心的 Border’s 書店,內裡附設一家咖啡店,每逢周末請來兩個音樂家演奏爵士音樂,顧客可以在一個舒適的環境名正言順地打書釘,從此閱讀不再是嚴肅的嗜好,而是休閒的消遣,連我年少時工作過的圖書館內也開設 Starbuck 咖啡店。

圖書館可以飲食,對老一輩的圖書館員來說簡直是匪夷所思,但圖書館是一門以用者人數來換取經費的生意,加上時代的巨輪令圖書館出現競爭對手,吸引用者是廿二世紀圖書館業的眾多新概念之一,當 junior user 拿著一包半開的薯片跑進兒童圖書館後,那裡已經是一個樂園,而非說教的地方。

一直夢想可以開一家附設咖啡室的休閒書店,眺望優美境色,任由那些愛書人讀過飽,賺的只是那杯濃郁的咖啡。最近在九龍區發現一家類同的書店,位於油麻地電影中心內的 Kubrick 書店,感覺上有九分相似,只可惜藏書不夠多。屋主 L 的朋友很喜歡逛深圳的書店,藏書多之餘,價錢也十分相宜,他每次北上深圳按摩之餘,必定要逛書店。他妙想天開地道:『不如書店咖啡室另外附設腳底按摩服務,可以一面浸腳,一面看書。』忽然間夢想中的書店 cheap 到跟砵蘭街的按摩院看齊,腦電波像 tune 錯了台,久久回不了正常頻道。

10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